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敛三生】(章一·无人黄昏后)(执光混更)




【很久之前写给第一世的一个小段子】

然而因为太懒到今天才出了三章的我哈哈哈




*当然,你我所有的交往,我看不光是命中注定,而是在劫难逃:劫数从来是急急难逃,因为她疾步所向的,是血光之地。

*奥斯卡·王尔德《自深深处》



雨点淅淅沥沥砸下来的时候,陵光正靠着里屋正中间那扇巨大的屏风喘气,他温热的鲜红的血液从腰腹处一点点涌出来,原本缠好的绷带已经完全没有用,随着呼吸声越来越重,血液就涌的越来越多。

片刻后他所有的动作都慢下来,眼睛半睁半开,瞳孔深处黯淡无光,是一片死寂,唯有一丝不甘仍无力挣扎着。

夏日升温,院子里树叶被雨打的有气无力般发出声,有人影投在门帘上。

执明抬手轻轻叩门,发出的声音在这场湿热的雨中更平添几分闷,他问,“陵光,你醒了没有?”

额头被汗水糊满,他忽然睁大双眼,抬起手死死捂住嘴巴,在那之前喊出一句,“你给我滚!”

门口的人动作就变得踯躅,半晌没有动静,空气中尘埃都不动了一样,被周遭闷热的气息罩的死死的。然后不知怎么就传出一声呜咽,突兀的很。

门瞬间被拍打的更响,摇晃着仿佛下一秒就会破碎,他拼命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却还是让那一丝示弱般的呜咽从指缝中溜了出去。

“你在哭吗?”,门口的人语气急促,“你在哭!”

语气从疑问变成肯定,但人却还是不敢进去,好像那一扇门是有千斤重,于他们之间横亘着万般沟壑。

“你给我滚!”陵光复又重复一声,吼到嗓子都沙哑。

然后门外便再无声响了。

他听着外头动静全无,大口大口喘着气,理智逐渐回到身体里,就扶着屏风试图让自己站起来,回到床榻上去。

那一侧有包扎伤口的药和绷带,是为他方便而故意放置的,可如今于他,始终还是更为难了。

他直起身子,却又因为疼痛难忍弯下腰去,汗水打湿的头发顷数滑落,遮住了所有透过缝隙渗进里屋的光,屋外屋内都阴沉沉的,此刻他眼前更像是一片黑暗。

他想起刚刚心中冒出来的念头,没来由就笑了。

云窗在这个时候被人忽的打开,一道身影飞快闪入里屋,堪堪接住他往下倒的身子。

他忽然轻声开口道,“怎么办呢,他还以为我好好的。”

他说,“可我没时间了。”

一一tbc一一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