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梦浮生】(章十)(执光)




第二天执明醒来的时候陵光已经出了门,显然对方对于他半夜爬床的行为并没有太过反感,反而还细心给他盖好被子,做好了早餐。

望着冰箱贴上写的两三句话,执明只觉得自己心都要融化了,熟悉的字体在自己的注视下都好像能在这大早上给他开出花来。

其实他的时间也没有很多,警局也是最好不要迟到,但他仍旧老大爷一样细嚼慢咽,只觉得不好好吃都对不起陵光的手艺。

餐厅正对着太阳光照过来的方向,他打开报纸享受一般的吃着早餐,不时有翻动报纸的声音,像老电影一样细细拉长镜头。

秋天的太阳是什么味道的?早晨把厚重窗帘一层一层拉开,剪下那一缕透过玻璃窗的七彩色和着煎蛋、火腿、清水挂面一起吞咽,再泯上一口煮好的牛奶,咸的甜的碰撞在一块,饱腹刚刚好,足够新一天的满足感。

然而这一切的平静在才吃了一半就突兀的在客厅响起的电话铃声,他闭上眼睛看到的出现在面前的人影随泡沫碎开,不悦的叼着块面包片起身接了电话,那头是莫澜打了个哈欠的声音。

“你最好是有什么发现。”虽然心底也有些对不起自家发小,但那种突然紧张起来的情绪还是让他没有个好语气。

莫澜先是抱怨了一两句没良心,接着还是任劳任怨给他汇报起来了所谓的“情报”。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很普通一个大学老师而已嘛!”那种摆明了笑话的语气顿时让执明有些恼羞,原本随着对方的说话放松下来的身子又绷起来,恨不得揪着人打一顿。

“我这不是出于职业的敏感么!”

“你就得了吧。诶不过还有个地方比较奇怪啊……”

他重新正色起来,听着对方一字一句的同他分析,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总之我这边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别的,但是你不觉得太巧……”

“不是,你想多了吧可能,神神叨叨的你以为你是预言家啊!”毫不犹豫打断了莫澜的话,他笑起来,颇为轻松的同对方开起了玩笑,莫澜也不经逗,三两下就被他带偏互怼起来。

等到挂了电话,脸上原本的笑意如果是八分的话,就忽然只剩了三分。

其实到底还是在心底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他本来是不觉得那一个大学老师有什么好在意,只是不舒服陵光始终有事瞒着他,哪怕只是他的朋友,都不肯正当的介绍给他认识。他们在一起快三个月,也就他像个女孩似的掰着日子数百天,到现在却只觉得也许陵光并没有在意。

所以才觉得挫败,又接连着三次碰见陵光和那个人在一起喝咖啡,两个人还聊的很开心的样子,思来想去到底还是会有一些不好受,又不想拿这种事去和陵光吵,只能自己把对方底细摸清再说。

但莫澜却在这个时候对他说那个大学老师好像和天枢传媒的继承人走的很近,这就和陵光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却能让他瞬间冒出了冷汗。

因为他曾有很长一段时间,听不得这几个字,见不得那几个人。

人大概就是这样自私的动物。根本没有毫无理由就选择原谅对方不再强迫对方一定要对自己坦白的行为,只有等价交换平等互惠的做法。

之前就说过了,每个人都有秘密,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他轻而易举原谅了陵光对自己有所隐瞒的行为,就像原谅了自己一样。








陵光回家的时候才七八点,他也刚好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早早回到家,只因修理电表的工作人员要这时候才来。

别人在修理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就窝在客厅有一搭没一搭聊天,忙碌的一天让人浑身没劲,只想好好瘫着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

不一会儿后电工师傅拧完最后一个螺丝,“啪”的一声摁亮了房间的灯,突如其来的光晃了眼睛,陵光挣扎着轻呼一声便毫不避讳扎入执明怀里头,随后满足的窝在他臂弯里闭着眼睛休憩。

执明只好就着抱人的姿势同电工师傅打了招呼,对方居然还很懂的给了个看好你的眼神,收拾东西就出了门,不由让他有些感慨要是自己母上大人有这么包容该多好。

然后两个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在沙发上躺着,颇有几分老夫老夫就这么躺到地老天荒的架势。

最后还是他先有动静,推搡着把人扶起来,一脸嫌弃似的催促陵光去洗澡,自然就得了对方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还嫌弃我了!之前还打电话说几个小时不见就好想我了呢!果然男人变心就是快!”

执明心想你不也是男人?但是却在调侃的话说出来的一瞬间闭了嘴。

陵光正站在客厅中间,头上是同昨晚一样散发着温暖光线的吊灯,他粉色的毛衣很合身,刘海乖巧的搭在额头,彼时人正抬起缩在袖子里的手指着他假装捂着胸口心痛的控诉,神情夸张又生动的一如他们第一次见面一样。

只不过第一次是剑拔弩张硝烟弥漫,而眼下却是灯火星星岁月静好。

他忽然没来由就咽了咽口水,生理上那种原始的冲动一点都不分时间地点还有缘由,他曾经和陵光开玩笑说无论如何千万都不要给自己喝酒,因为他是一个喝多了就容易产生原始兽欲的男人,很危险的。

可他现在明明没有喝酒,却好像也变得很危险。

眸光暗了暗,开口已经带了哑,他警告似的说,“那要不咱俩一块洗?”

陵光瞬间就跳起来给了他第二个白眼,低斥一声臭流氓进了卧室,留给他一个有些无限遐想的背影。

他想起白天给陵光打的那通电话,那是在与莫澜结束电话后的几个小时,明明声音控制不住的在抖,却还要拼命保持平静,好像就是聊聊天,调个情,和普通小情侣没什么两样。

但陵光还是听出了他情绪不对劲,一个劲追问他怎么了的时候,就委屈巴巴的说自己都没有见过他的朋友,越想越有一种他们的感情见不得光的感觉。

陵光就毫无形象的开始笑他,最后保证说找个时间约出来大家玩一玩,可别再像个娘们一样和他耍脾气。

他先是哼哼唧唧了好一番,明里暗里调戏着说迟早要让他知道谁才是娘们似的,别到时候被操哭了还不知道原因。直接把陵光说的在办公室憋红了一整张脸像个西红柿,公孙钤甚至都隔着一扇玻璃门投去了关怀的眼神,才磨磨唧唧不舍的挂了电话。

然后在心底呼出一口气,也没有大早上那么闷得慌。

毕竟人生啊,总是漫长却又总是匆匆。安东尼说,不论处在哪个阶段都是,往前看遥遥无期,往后看白驹过隙。所以又何必一直纠结在未成定论的事情上,白白浪费眼下大好光阴。

等到他去洗澡,陵光就在客厅看电视,同时给公孙钤发微信,和他约好这个周末一起出去玩一玩,并且说明是执明的意思。

公孙钤过了有一会儿才回复,聊天界面上一个戏谑的表情包,附带一句这是要让你男朋友正式见见娘家人了,暗戳戳开始计划吃一顿大餐。

他于是发了个语音过去很认真的强调是婆家人,无奈对方实在是把他的属性看的很清楚,不得不说还十分笃定,唯独他自己跳脚又拿对方没辙,恨不得此刻扒开窗对着全天下吼一声老子是攻,非常要命。

左右还没做过,谁上谁下到时候见分晓,他在心里默默吐槽。

公孙钤接着又发来一句,问要不要捎上仲堃仪,他想了会敲了个ok过去,反正都是朋友,也正好拉拢下感情。

刚好仲堃仪白天才跟他说,本来已经联系到了OS公司,却被告知对方boss并不在总部,然后再也得不到半点有用消息,这就让他很惆怅。

索性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需要耗点时间,他对于仲堃仪毫无怨言的帮助始终觉得不太好意思,就算他知道仲堃仪是出于公孙钤的情谊,不过更多的还是因为需要他这个机会让自己得到资源出人头地,但是毕竟不熟悉也不太好一直麻烦对方,于是觉得借这次机会也好告诉对方,他是把他当自己人的,至少能消除很多麻烦。

但是遇见孟章确实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的。

彼时四个大男人刚吃完了饭,散步消食顺便把在饭桌上的和谐氛围再多多延续一下,执明也非常会带动气氛,几个人有说有笑的走在难得的太阳光下。

陵光一开始还担心执明会计较公孙钤的事,事实上对方在餐厅见到是他的时候也没有太过惊讶,只吃味一样盯着自己表示醋意,他还在心底叹息怎么自己就找了个醋坛子。

就这么慢慢沿着河堤晃悠着,不知不觉就到了电玩城,几个人其实都已经很多年没有玩过了,这时候听着里头乒乒砰砰的声响,一个个顿时来了性质。

陵光抽出缩在执明大衣口袋的手,忍不住开始摩拳擦掌,“你们知道吗,我小时候可是游乐园之王!”

“嘁!”仲堃仪和他抬杠,“从来就没有任何游戏难倒过我的!”

“哇你还别不信!待会比一局看我不打得你喊爸爸!!”嘚瑟的瞥了一眼仲堃仪,陵光下意识转身凑到执明跟前,巴巴的望着他,明显就是孩子要求父母多换几个游戏币的套路。

公孙钤抚了抚眼镜表示见怪不怪,倒是仲堃仪一脸的复杂表情,也不知是在无奈还是在羡慕。

这样好的感情,他什么时候才能有呢。

随后四个人就在执明“金主”的带领下一条血路杀过去,抓娃娃赛车格斗机,所过之处就没有不引人注目的。

等到又是一轮Game over在厅里响起,执明痛心疾首般瘫进陵光怀里,哀嚎着,“真没想到公孙看上去斯斯文文,简直就是禽兽!禽兽啊!”

“就是就是”陵光在一边帮腔,“用我们家的钱打我们家的人!臭不要脸!”

公孙钤一个白眼还没翻出来,执明就抓着那一句“我们家”满血复活,没完没了,缠着陵光就分不开了,自然也就换来了另外两个人鄙视的目光。

几个人正闹腾着,忽然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转过去是熟悉的戴着棒球帽的少年,他冲着仲堃仪裂开一个大大的笑,眼睛都眯起来,“仲老师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仲堃仪显然也有些惊讶,随后就接着看到了孟章身后的苏严,笑容有一瞬间的凝固,但他很快收住了情绪,又温温和和的去打招呼,该有的礼貌一点都不少。

孟章也一个一个问好,陵光笑着应过,对方调皮的对他眨了眨眼睛。

只有执明有一瞬间僵了整个身子,不痛不痒的打了招呼。

然后几个人便又约着去玩投篮,这时候苏严却一脸不高兴的站出来扯过孟章,语气不善,“我们该回去了,说好的只玩一个小时的!”

孟章脸上便带了几分尴尬,眼底闪过几丝恼怒,“再多一会也没关系的。”

“可是……”苏严明显对他发不起火来,不过一句话就软了心。

“没有可是。”孟章望着他开心的笑了起来,眼神变得很快,也许是知道他已经妥协,语气都变得轻快,“苏严~表哥……”

“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陵光在这时候出来打了个圆场,接着孟章的话说下去,“就是啊,游戏才开始,别着急走,就几局而已!”

那种尴尬的气氛便消散开来,游戏厅毕竟还是游戏厅,该玩的时候大家就都是小孩子,没那么多计较,只知道输赢。

而命运那一双手,就像在一场又一场的赌局,等你放了筹码,就化作荷官将牌发到你面前,谁输谁赢早就都有定数,不过时间长短而已。

然后按下开始键,你就知道,游戏才刚刚开始而已。






最后一局是仲堃仪和苏严的比试,孟章本来一直紧张看着,中途却忽然来了个电话离开了小会,回来游戏已经结束,是平局。

不过几个人心情都还不错,站在门口聊了会也就要各自离开。

时间总流逝的很快,下午一过天就暗了下来,带着南方城市的独特,早早的就黑了天,整座城市开始融入星星点点的灯光里,而那些光照不到角落,愈发显得静谧而幽深,有什么东西在那里,蠢蠢欲动。

孟章在车后座探出一个小脑袋来,挥挥手说再见,意味不明的投了个眼神给后半段一直没能打起精神的执明,倒是没人注意。

执明却在那一刻攥紧了手心,陵光被他的动作吸引注意,关怀的问他是不是冷,然后偷摸着把手塞进他的口袋,拉住了他紧握的手,慢慢十指相扣。

执明便收了思绪低头凑近了他咬着耳朵说话,“明明是你自己冷吧!小坏蛋!”

说着还蹭了蹭他的手心,随即又抓紧,引来陵光恼羞的瞪了一眼。

在他们头顶,黑黝黝的云层里,有几架民航飞机划过,轰隆隆如排山倒海之势而来,带起一串在夜晚看不见的迷雾。

然后便是公孙钤看着他们一个个打车离开,自己也发动引擎回家去,玩了一天,先前一直压在身上的担子随着身体的疲惫在一瞬间涌来,四面八方包着他,好一段时间回不过神。

他这几天其实忙的有些天昏地暗,到了快月底就需要准备各种书刊的出版,再加上他还需要整理当年他父亲留下来的一些资料,经常一忙活就到了大半夜。

等红灯的时候难耐的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眼镜在这时候更加让眼睛不舒服,取下来揉揉眼又重新带上,世界也没有变得多么清晰,始终模模糊糊让他努力去猜。

猜测这种东西,很多时候伴随着各种预料不到的事情,有时候是惊喜,有时候是惊吓。那都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

红灯数字倒数在64,一阵手机铃声在密闭的车里突兀的响起来,他探出手从副驾驶上拿过手机接通,“喂”了好几句,都没有人应答。

“你好?有事吗?不说话我挂了”

他有些烦闷的看向手机通话界面,还是国际号码,正想着掐了,电话那头突然一个男声响起,让他几乎是瞬间从头僵到脚,脑子也清醒了过来,慢慢的湿了眼眶。

“公孙,是我,我回来了。”

他有些哽咽,说不出话,好半晌才重新把手机放回耳旁,轻声喃喃,“我等你好久了。”

绿灯应声亮起。




一tbc一

评论(1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