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主线执光】(脑洞自萌)


【序】

他一直在莫澜府中,因为他知道,这是在天权,执明唯一找不到他的地方。

有了莫澜的“保护”,他倒也轻松许多,他觉得现在还不能让执明看到他,多少也是想让他远离这些阴暗面。

他本想再观望一段时间,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对天璇出手,却不曾想这个机会来的如此快。庚辰探来的消息说陵光病倒,他想趁此机会派出杀手,却在城中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仲堃仪。

此人心思缜密,满怀壮志,在天枢世家的步步紧逼下仍能全身而退,得到天枢王的信任,更是在天枢王临终之际带走了天枢印章。

他在这样的时间出现在天权,想来执明是不可能了,那么定是和陵光有什么交易,又或是谋算,他不由冷笑。

“庚辰,盯住此人,寸步不离。”

“是”



(五)陵光只觉得浑身难受,时而清醒时而模糊,他仿佛听到裘振一次又一次说着“唯愿吾王,长享盛世”,又好像看到公孙持剑跪于他身前,对他说愿他做这盛世之君。

他就这样浑浑噩噩,胡乱的说着话,身上也热一阵冷一阵,不停的出着汗。


忽然额上感觉一片冰凉,接着是脸,脖颈,还有手,是有人在给他擦汗。

那人的动作极轻,像是怕稍微一用力就会弄疼他一般,让他身上的不适渐渐的消去,呼吸也跟着平稳了。


整整半月,陵光才完全醒来,依旧虚弱,他看着满屋子的仆人,看到他醒来一个个欣喜无比,赶紧忙活起来,不一会儿执明就进来了。


“你醒了,可还有不适”


“没有”陵光摇了摇头,“我昏睡了几日?”


“不很久,半月而已”


“半月!那遖宿可有何动作?丞相安全回到天璇了吗?那天璇又…”


“你放心,一切安好,你身子不曾完全好起来,这些事有本王看着”执明顿了顿,“太傅也一直帮衬着”他坐到床沿,将陵光扶起,接过侍从递过来的药碗,打算喂给他。


陵光听到他的回答不由松了口气,却在看到递到眼前的汤药时愣了会,倒有些别扭。


“我自己来吧”


执明也不犹豫,把碗递给他。于是他便伸手接过,看着整碗乌汁一般的药,皱了皱眉头,慢慢的喝着,满嘴的苦涩。


执明看着他低头小口小口的喝着药,偶尔受不了苦涩一般脸皱成一团,就觉得这样的陵光比平常更顺眼,突然不想让他好了,想让他就这么缩在被褥里。

想着想着就笑出来了,陵光被他笑的有些不明所以,只好继续喝着自己的药。


喝完药执明就嘱托了几句,也一再的吩咐侍从小心服侍,看着陵光重新躺下后就出门了,然而在踏出寝宫的时候却听见了些侍从议论,


“你看王上对王后真好,自王后病倒就常来守着”


“是啊,比起以前的慕容大人也不差啊”


“对啊,看来王上对王后是上心了”


“………”


他对陵光上心,或许吧,看着他同自己一样孤独,就生出些同病相怜之意,更何况,他还要靠陵光管理天权呢,便只轻轻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陵光其实并无睡意,毕竟昏睡了那么久,只是头痛的厉害,胸口也有些不适,说话呼吸都能扯的疼痛。

他就这样静静的躺着,眼睛没有一点色彩,浑身透出一种极度的哀切,却又带着一份坚定,他知道他如今不可再颓废下去,既然公孙之事他已然知晓,就一定要为他做些什么。


更何况,慕容离的存在对他天璇也是个不安定因素,而且执明…想着他昏迷的时候皆是他在照顾自己,他于天璇于自己也是有恩,如果没有这么多事情,他们也许会成为朋友。

可是终有一日他们会成为对立面吧,很多事,不是他可以控制的。


次日仲堃仪便进了宫,看了他无大碍才松口气,接着连忙请罪,说自己做法有失妥当,陵光倒没有怪罪之意,他反而觉得仲堃仪恰恰点醒了他。

“仲大人,你可知那慕容离如今在何处”


“这,臣并不知晓,只怕还需些时日才能查到,多半是在遖宿吧”


“或许吧,你去查明他的行踪,但不可让他人知晓你在做什么,此人与我天璇有灭国之仇,势必不会轻易放弃”,顿了顿,他接着说“同时回一趟天璇,将此信亲自送到丞相手上”陵光拿出信慢慢吩咐道。


仲堃仪一一应下了,看着凌光脸色有些许不好,便想起身告退,又被陵光喊住了。


“仲大人是否觉得孤王很差劲”


“微臣绝无此意”


“孤王知道,你有满腔报负,你为我天璇做事,尽心尽力孤王也不会亏待你,此行尚不知有何变数,所幸他人并不知晓仲大人在我天璇,倒还算周全”


仲堃仪一惊,陵光这是在明里暗里试探他的忠心,那么不管信中内容轻重与否,这封信是一定要送到丞相手里的,“谨尊王命”


仲堃仪走后不久,执明就来了,照例是看着他喝药,然后叮嘱几句就走,陵光想着莫不是还把他当孩子了,虽然他是讨厌这些汤药,也不至于到要人看着喝的地步。


于是想着让执明日后不必再来了,执明却置若罔闻,日日如此,偶尔他精神好些了也同执明多说几句,两人不谈国事,只谈些天璇亦或是天权好玩的事,时不时逗得对方笑出声来,有时执明还带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同他一起琢磨,左右他如今做不了什么倒也同他把玩起来,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一日执明又一脸兴奋的冲进寝宫,咋呼着,“陵光你看,莫澜又寻来了一样稀奇之物”。


这么久陵光也已经习惯了他这般模样,便也好奇的抬头看,只见他提来了一只通体雪白的鸟,却单单额间一抹血红,且小巧无比,一手就能托住。

如今他已好的差不多,只是不能太操劳,便终日闷在房内,无趣的很。如今见到这样可爱的小东西,顿时来了兴趣。


执明见他欢喜,也跟着高兴。

“你喜欢吗”

“嗯,挺可爱的”

“那就好,以后还有什么喜欢的,尽管同本王说”执明见他一下一下的逗弄着鸟,心里也松了口气,他终于不再是恹恹的样子了。

“你现在是在讨好我吗”陵光被他说的有些不自在

“唔,的确是讨好你”

“所求为何”

“所求为你”

话一出口,两人都愣住了,执明又接着说,“你以后就好好待在本王身边即可,我答应过魏相会照顾你,就一定会做到。”

陵光本想说些什么,最后也只点点头,“好”

仲堃仪出宫之后回到了住处,这是执明给他安排的,说他虽是陵光近侍,却也不是一般侍从,不适合住在宫中,其实他也知道,执明不相信他。


倒也无所谓,他不住在宫中正好。顺着内室走进去,原本的书架就这么打开了,里面有一条暗道。

这还是他刚住进来时发现的,想必是房子的前主人用来存放财物的,于是他越发满意这个房子了。


原本的仓库被安置的像是平常卧房,灯光很暗,桌前坐着一人正看着书,仲堃仪看见了目光就柔和了起来,轻轻喊了一声,“王上”。





^。。。。。。。。。。。^
啦啦啦,趁明天课少来一发糖
话说今天被志伟甜到了肿么破😂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