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主线执光】 要原谅我不会开车…一不小心就翻了…不要打我

【序】

“先生终于愿意现身了,到叫本王好找啊”毓埥王看着眼前之人,来人放下斗篷,赫然就是慕容离。

“在下只是来看看,遖宿王的准备做的如何了”

“先生放心”毓埥走下高台,“已然按照先生所说,有部分兵力安排在了天玑,只是目前还不可着急,不然容易败露”

“在下还有一事,天枢世家之人,遖宿王可有打算”

他并不打算告诉毓埥孟章的事,以毓埥的做法,多半孟章留不住,他倒不是为他们好,只是不愿多生杀戮。

“这…先生可有何高见”

“不知遖宿王可知仲堃仪,此人手握天枢重要物件,背后却毫无支撑,可比不安分的三大世家好控制。”

他点到这里就不说了,毕竟遖宿王也不傻,而他知道要想让仲堃仪彻底背弃陵光,就要拿更大的筹码拴住他。



(七)莫澜再一次提着酒进来时,执明已然有些醉了。


他觉得自己越发不懂自家王上的脾气了,之前日日找他问慕容的消息,让他不停撒谎都有些心虚了,可最近王上日日念叨着陵光的事,只偶尔问起慕容,他觉着,自家王上肯定是喜欢上陵光王了,心下顿时开朗起来。


“莫澜,你说,陵光是不是觉得本王拖累了他”执明抱着酒壶趴在桌子上,看起来委屈的很


“不会的,王后只是忙于国事,分不开心罢了”


“国事,他们心中从来都只有国事,都没有本王”执明拍着桌子大声说着


他是真的生气,想起今日陵光的态度,似是和阿离重叠了一般。


那是午前的事了。


陵光在近几日越发觉得疲惫,天气冷的很快,转眼就入冬了。执明早早的就让人在寝宫安放了地龙,可陵光就是觉得冷,精神难免有些萎靡。


“慢点慢点”执明扶着他从外头进屋,“都说了国事让太傅看着便是,你怎么就不听本王的呢”


“天璇与天权通国之事繁琐,我怎么好让太傅一人盯着”他就着执明坐在软榻上,这才短短半年,中途他又病了许久,天权与天璇相隔甚远,很多事情都被搁置了,怎么不让他心里着急。


“你是本王的王后,本王让你休息你好好休息就是了”执明说的理所当然。


陵光对他一贯的做法一直都是无谓的态度,听到此话却有些不满。


“可孤王仍是天璇的王,到不似天权王一般安逸了”


“你这是嫌本王太悠闲了把事都留于你是吗”执明也有些恼了


“我怎么敢怪罪于天权王”


“你!好,本王也不管你了,你自己折腾去吧”执明显然被他冷淡的态度气到了,甩了袖子就走了。


陵光张了张嘴,终是没有说什么,有些后悔自己情绪太过,不由心绪烦乱,伸手抚了抚额。


执明是从寝宫出来就直接找了莫澜的,莫澜自是知晓定是自家王上在王后面前受了挫,也不多问便提着酒和执明对饮。


彼时执明扯住莫澜的衣角,一声一声的嘟囔着,起初是阿离,后来就是陵光。


莫澜看着他这般,就琢磨着是不是该把人送回去了。


陵光本就郁郁不乐,看着被送回来的执明一身酒气,就更加气闷。


执明摇晃着走到他身前,眼中氲着水汽,神色委屈


“陵光,本王哪里不好吗,你这般看不起本王”


“……”


“你是本王的王后阿,本王为了你好,你应该听本王的”


“呵,王后?”陵光突然有些好笑,“你别忘了,我们当初联姻不过是一纸契约罢了”


执明的眼神深邃起来,契约,成婚半年来他是真心待他好,可这真心在对方眼里不过是为了维护政权的契约罢了,他当真就这么好利用?


他突然伸手拽住陵光的外衣,陵光猝不及防的跌入了他怀中,才恍惚间人就已经悬空了,他惊呼一声就被压在了床上,整个过程不过一瞬


陵光不由闷哼出声,“你做什么”


执明在他耳边轻轻吹着气,“本王要做什么,你不知道吗”


“你!”陵光没来由的有些害怕,此刻的执明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孤王是天璇的王!”


“那又如何?天璇王如今照样是我天权的后,本王对自己的王后做什么,不是理所当然吗”



陵光本就虚弱,于是乎执明很轻易的就控住了他的双手,手轻轻一拨,外衫就轻易落了地。


“执明!”陵光是真的急了,“你…”



带着侵略性气息覆盖上来的嘴唇让他下半句淹没于空气中,唇舌交缠间他渐渐失了力气,胸口不断起伏,脑海中一片空白,这陌生的触感莫名让他有些沉溺其中。


里衫被扯开的一瞬他突然想起了那温润如玉的人,那个人跟在他身边总是亦步亦趋,恪守着为臣者该有的礼份,即便心中难耐也从未曾做过逾矩之事,心下越发难受,不由轻呼一声“公孙…”


执明动作一顿,两眼发红,在也顾不得身下人的反抗,越发肆虐起来。


陵光所有的挣扎在执明攻城略池那一刻停下了。


初经人事的身子万般不适,只觉得痛,四肢百骸都不听使唤了。


密密麻麻的吻落满了他的背,几番折腾下来让他险些昏过去了,执明也不曾想要放过他。


执明,你是真的不顾我的死活了。


他想。


他闭上眼那一瞬落下两行清泪。



执明醒来只觉头痛的很,他不敢看身边熟睡人的面容,若不是满屋的狼藉他是真的不愿相信自己会这般冲动,他慌慌张张的捡起地上的衣物,踉跄着跑了出去。



天光微亮,是五更。


…………………………………

仲堃仪站在窗前看着屋外,天色仍有些黯淡,日光像是被压制着无法破晓而出,孟章轻轻从身后抱住他,他站了一夜,身上带着些冷气,怕孟章着凉转身拿了件披风,将自己和他一同裹在里头。


“仲卿何苦如此压抑自己”孟章伸手抚摸他略显疲惫的脸


“生于乱世,命途就已然定好了”


“仲卿可会后悔”


“臣一生最好的岁月有王上在了,何谈后悔”


孟章把脸埋进他的胸膛,感受着里面有力的心跳声,只觉得温暖安稳。


他先前只想着争这天下,如今手中空无一物才知晓想要的是什么,多好,他还没错过。


只是有些人


困于局中,永远看不清真正想要的


错过了一世又一世






^。。。。。。。。。^
这是一次拙略的翻了车的车…不晓得之后这两个人还要怎么互相表明心意了…小葱和方方土怎么有种过上了隐世的生活,这不符合方方土搞事的性格!!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