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主线执光】

深夜更文的我………………

【序】

一辆马车在崎岖不平的山间之路上急驶着,从车中传来几声咳嗽,在这深夜的林野间平添几分寂静之感。


“王上可是有何不适”仲堃仪连忙把孟章抱起来,替他顺着背


“无妨,许是一路颠簸,有些难受”


仲堃仪把自己的软垫也全塞到孟章身下,深怕他再磕着碰着了


“没关系的,我们,快到家了”


从以往至如今是一路的颠沛流离,所幸你一直在我身边,现在我们,回家。






(九)他紧了紧身上的狐裘,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亭中正笑望着他的人。


“看你今日精神好了些,我本想着带你出去玩玩,结果太冷了就只好在这园中看看了”


陵光看着执明迎上来扯过自己的手包着,这园子其实没什么好看的,秋冬萧瑟,目光所及皆是清冷颓败,可他此刻的心却无比暖。


他笑了笑,“同你一起,在哪都是一样的”


执明听到这话心中一喜,扯过他就往怀里带,往他光洁的额头上印上一吻,看着他的眼神温柔的能把他吸进去一般,“这样的话,以后多说些”


“说什么呐”他看了看周围把头埋着眼观鼻鼻观心的一众侍从,轻轻推了执明一下,脸颊烧的绯红


“我说,以后我的王后可要天天给我说些情话”他使坏似的凑近陵光的耳朵


“你怎么不说”


他的眼神越发炙热,“因为,你整个人都是我的情话”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真心的


很久很久以后陵光想起来,还是觉得很幸福


有个词怎么说来着,两情相悦,心生欢喜


虽然他不知道对方的喜欢是不是因为一时的模糊不清产生的错觉,但他宁愿溺死在此刻的深情里,也不想去追根究底,因为他知道,慕容离是他们两个人现在唯一不能提的人。



边防的军队已经整顿的差不多了,那一批精兵也在不断的训练中,陵光此刻只是想尽快找到慕容离,把公孙的事情处理完,毕竟他于公孙,亏欠的太多了。



可是仲堃仪有一段时间没进宫了,派去盯着他的探子也说没见到他出过门,陵光琢磨着,什么时候去他府中看看。



“有时间,陪我出宫一趟吧”他倚在执明怀里,替他斟上一杯热酒


“出宫做什么,你可是觉得宫中无聊了”执明就着他的手轻酌了一口


“唔”他停了停,“想去仲堃仪府中看看”


“好,得空了我们就去”然后在他软软糯糯的脸上亲一口,惹得陵光又羞红了脸


回到寝宫陵光有些咳嗽,执明扶着他连连自责,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他的身体他知道,没有虚弱成这样,许是冬天过去春日回温就会好一些吧。


光明迎着他们飞过来,陵光伸手让他落于自己掌心,执明直拿手戳着它眉间那一撮红色,却被它躲过了,“这小东西是怎么了,老是不与我亲近”


陵光笑了笑,“光明通人性,许是你做了些什么”


“怎么,我哪还惹了它了”他不明所以,看着还有些委屈


陵光也不知道如何说,只把光明放置到一旁,伸手抚上执明的脸,“没关系,以后你常来,自会亲近的”



执明咽了下口水,眼神深邃,哑声道“陵光”



(!!!!!!!!你们干什么,这还是白天呐,这还有只鸟啊,喂喂喂…你放开我主人!!………)光明扑腾着转了一圈,最后还是飞回了自己的笼子里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假装是分界线



“你再说一遍”陵光斜斜坐在软榻上,看着底下跪着的黑衣人


“属下有罪,属下着实不知仲堃仪早已离开了天权”一滴冷汗从他额头上划下,座上君王低沉的脸色让他有些心颤


“人都走了一段时间你们才来禀告,孤王要你们何用”陵光真是气结,他早知仲堃仪到他天璇必定有什么目的,没想到千防万防还是让人从眼皮底下跑了,此刻他心中总有些不好的感觉,隐隐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属下死罪,请王上赐属下一死”黑衣人把头深深的埋在地上,大气不敢出


“孤王处死你于此事也无任何帮助,你自己回去领罪吧”这批暗卫是他从精兵中挑选的,如今一看,还是不行。


他撑着自己的额头,仲堃仪此次消失,能去哪呢,他又想要干什么呢


执明在朝堂上也撑着头,大臣又是一堆唠叨,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陵光在做什么呢,陵光今日穿了什么衣服呢,陵光…


“王上”思路被太傅打断


“何事啊”他做起身子,想着赶紧结束早朝去看陵光


“先前我国派出的大部分兵力如今还一直聚集在天璇,近些日子遖宿安分的很,国内不可无守军,是不是要调派些人回来啊”


“这个太傅看着办就好了”他对着太傅认认真真的说道,“但不需要太多,其余的让他们找地方藏着,不要太过明显就好,遖宿虽看着安分,终究是个隐患,本王不想天璇有任何的损失”


“是”太傅觉得执明分析的很有道理,看着眼前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的王上,太傅觉得他也许可以早日安享晚年了


“还有事吗,没事就都退下吧”执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就急着跑去找陵光了


他是提着自己做好的一些小点心去的,这些都是他观察下发现陵光爱吃的,在他无数次把厨房弄的乌烟瘴气之后,他终于能做出个样子了,于是无比急于去邀功



他穿过重重楼阁,走过九曲长廊,寝宫的大楼已然在他面前了,他转过假山,脚步却再也迈不出任何一步


眼前的人一如既往面无表情,红色的斗篷在这清风萧索的园子里无比扎眼,天很冷,他的脸色更冷,执明看着看着,就落下泪来


“你回来了”声音的颤抖直接透露出说话人的心绪,有意外有狂喜有不安,没有温情


“是,我回来了”他终于开口,眼睛直看到执明心里,声音也跟着冷到他心里


“哐当”一声,食盒破碎,他的点心都烂在地上





^。。。。。。。。。。。。^
啦啦啦修罗场下章上线了…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