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良玉生烟】(执光一发完)



诗家之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

……………………………………………


春日暖阳,鸟雀倦懒,陵光突然说要出宫去走走。


丞相捋了捋胡须,微做思量,不阻止,满朝文武也就噤了声。


出了宫往北走,昱照山下有寺庙,供的是各方神佛,据说求什么得什么,灵的很。


“王上可要进去看看?”


陵光探出小小的脑袋来,有些许疲惫,点点头算是应允。


一行人缓缓踏进大门,入眼的是山间曲折坎坷的小路,有山中僧人迎上来,自行的带着路,态度诚恳。


“师父不必麻烦,孤…我们就是随意走走”


“无妨,山间小路偏杂,施主还是跟上的好”


陵光不再多话,默默跟着走。好半天才到达目的地,众人皆有些喘气,久居官场,体力倒是有些跟不上。


“施主可要求一签?”


陵光顿了顿,继而点点头,伸手接过签桶,倒是真的跪在蒲团上,背脊挺的直直的,诚恳的摇起来。


“簌簌簌”,动作停下来,有签掉落,僧人弯腰捡起,递给一旁端坐的解签师父。


陵光在侍从搀扶下缓缓行至桌前,解签的师父面色淡淡,看不出什么。


“逢良辰,遇良人,结良缘,乃上上签”


陵光带着浅浅的笑谢过僧人,心下却是不信的,他的良人,没一个是在良辰吉时出现的。


随后他遣散了身后众人,说要一个人走走,丞相欲进言,被他眼神止住了。


他踩过枯叶发出“咔嚓”声,被后院宁静的树林吸引过去,还没走上几步,脚下的断枝就让他不妨滑了一跤,闭上眼睛却没有等到想象的疼痛,反而跌入一个温热的怀抱。


“怎么这般不小心”


清朗的男声同寺庙敲钟声一道响起,一下又一下,撞击在他心上。


逢良辰。


他睁开紧闭的眼,入目的是玄色衣袍衬托下,长身玉立的翩翩公子。


“呵,还是个美人”


然语气轻薄的让他皱了眉,直起身将人推开,浑身透着不可接近的气息,不多理睬继续往前行。


那人伸手扯住他淡色的衣袖,勾起嘴角笑了笑,“美人,怎么都不和我道谢”


“多谢”,他语气偏重,接着扯过衣袖,明显不愿和此人多做交流。


“不对,道谢不是你这么个做法”


“哦?那你要如何”


“以身相许吧,我勉强接受”


“登徒子!”


“小美人~”


遇良人。


登徒子说他叫执明,下了山执意要同他走一程,因是本地人,可以带路,还能寻摸些有趣的事,陵光就随了他去。


他们走过繁华盛世,赏花灯,看杂耍,吃尽民间美味。


他们也游山玩水,山野间休憩,浸水而欢。


可执明知道,陵光如同那良玉,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他是靠近不了的。


行行走走月余,丞相说可以回宫,陵光心下虽不舍,却是知轻重,堪堪作别,执明站在路旁浅笑着挥着手,“相逢恨晚,他日再聚”


“登徒子,原来还是个有文化的”


“小美人,现在有没有一点想以身相许”


车帘瞬间放下,不再理会,只听得车轱辘压过路面的声音,和执明一声又一声的珍重。


上朝,批奏折,理国事,他已然忘了那日的登徒子。


上朝,批奏折,理国事,他心心念念那日的小美人。


遖宿打过来的时候很突然,天璇无将,陵光要亲上战场。满朝文武跪了一地,皆言万万不可。


陵光手一挥,“孤是天璇的王,当以天璇安危为己任”


王上亲征,士气大振。然行军打仗终非所长,苦撑数日,围困于边境小城,粮草亦未到,陵光已然瘦了一圈。


他立于城墙上,斜睨遖宿大军,眉眼间戾气愈重,有箭雨铺天盖地而来,神色一凛,拔剑去挡,左肩还是中了一箭。


有将士欲护他下去,他抬起右手制止,咬着牙把箭拔出,鲜血溅到脸上,苍白面容神色不改,“孤王的子民,岂是区区蛮人可欺的!”


局势稍微有些乱,遖宿大军后方蓦地冒出另一支军队,呈包围状将其绞杀,他松口气,全身力气泄尽,眼前一黑就直直倒下去,这次仍然没有倒在地上,仍然是一个温热的怀抱。


“遖宿大军,一个不留”


俊朗的面容是素来风流的模样,玄色衣袍随风翻动,勾起的嘴角轻描淡写,灭了一国。


睁开眼,眉目清朗笑容讶然。


“小美人,你醒了”


“登徒子,又是你”


结良缘。


那日山中一见,他误以为他是登徒子,他却知道他是天璇王。


纵使华服美冠被换下,那一身帝王傲骨掩不去。


春日暖阳,他终于见到了为世人赞扬的小美人,起了逗弄的心思,然后变成了登徒子。


他看盛世烟火下小美人专注的侧脸,他看山间溪水上小美人白皙的玉足,他看万家灯火里小美人熟睡轻颤的睫毛,然让他动心的,却是那日城墙烽火里,小美人眉眼间的狠历坚决,他蓦地觉得心疼。


丞相捋着胡须满是感叹,吾家有儿初长成。


天下太平,双王结了姻亲,普天同庆。


“小美人,你终还是以身相许了”


“登徒子,便宜你了”







^。。。。。。。。。。。^

我爱执光,执光让我沉迷╮ (. ❛ ᴗ ❛.) ╭

评论(2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