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民国情诗变成小段子】(戬峰)



没遇到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
遇见你,结婚之事我没想过和别人。

                                       一一钱钟书致杨绛

………………………………………………



吕鋆峰,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很正常的自动忽略了中间这个字,他张口就是,嘿,吕大峰。


那时候吕鋆峰还不是包子脸,一米八的汉子娘们唧唧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就咧开嘴角大笑,毫不在意的样子。


然后是准备一起拍戏,一部没有一个女性的古装正剧。他听说本来大峰要演的是自己这个角色,就总是拿着剧本反复研读,脑海里幻想着那个看起来软糯的人做着泥石流的事,该多么有趣。


他总爱蹭着导演,说是讨论剧本,其实是想多在片场待一会,他就想看看,吕鋆峰演戏是什么样,然而看的多了,才发现大半都是哭戏。


“啧,哭起来还这么好看”


“朱戬,你说你是不是无聊”


每每这时候他就开始笑,朱戬,字正腔圆,学播音主持的吕鋆峰声音很好听。


“看我哭你很爽?”


“没有啊,我没说我很爽啊”


“可你的表情已经暴露了一切,一边玩去,二狗”


他开始和别人一样喊他二狗,他还是喊他大峰。


后面慢慢熟悉了,他对他有了更多的称呼,比如拉峰,比如meimei,但他从来不喊他吕鋆峰,连名带姓,多生疏。


一起直播,吕鋆峰总是很闹腾,永远过不去的,是他的化妆品梗。他有时候也跟着凑一凑,却总有人说他们两个在一块就开车。


没毛病,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想开车。


对,他喜欢吕鋆峰,从第一眼就喜欢。虽然自己秉持了二十多年直男的自觉,却还是轻而易举接受了说弯就弯的事实。


毕竟遇见吕鋆峰之前,他没想过他会喜欢男的。遇见吕鋆峰之后,爱一个人这回事他没想过会是别人。谁让对方是吕鋆峰,他心甘情愿。


可吕鋆峰不知道,他可以嘻嘻哈哈的开玩笑,他可以毫不在意“吧唧”给他亲一口,他也总是对着镜头反复问自己爱不爱他,因为他心思坦荡,毫无杂念。


他就不一样了,他笑着说出真心话,他在他亲过来那一刻心跳如雷,他问他爱不爱他的时候结结巴巴,他心里有鬼,所以慌不择路。


那一段时间里他有阿离,而他有裘振,甚至还有公孙。


他在他的天权混吃等死哄美人,他在遥远的隔着重山的天璇颓靡不振。


剧里面他们就只能敌对,现实里一样是互怼。


“脸怎么越来越圆,简直包子即视感”


“脸怎么越来越厚,简直泥石流画风”


后来杀青,酒宴上他忍不住多喝了几杯。他愁啊,以后朝夕相处的日子很难得了啊。


洗手间他难受的用冷水洗着脸,然后直起身,才发现吕鋆峰正好也在洗手,有些微醺,所以脸是红红的。


“你还好吧,二狗你酒量不行啊”


“酒不醉人人自醉”


“哟,好有文化哦,看来还没醉啊”


眼中氤氲一层薄薄的水汽,他轻飘飘的开口,“大峰”


“干嘛”


一样的字正腔圆,痒痒的挠在他心上。


几秒钟之后被推开,他自嘲的笑笑,抬手掩面,结束了吧。


可能是刚刚的吕鋆峰太迷人,也或者自己真的喝多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亲上去。


松开手,人居然还在。


“你…”


“你要打我就快点,但是不要打脸,毕竟我还是要靠脸吃饭的”


“我…”


“对我亲了你怎么样,我就是喜欢你怎么样,要笑我吗,还是看不起我”


“废话真多”


衣领被揪起,温热带着酒气的唇覆盖上来,他有一瞬间放空,然后脑海里炸开了无数烟花。激动的手都不知道放哪里的时候,吕鋆峰却跑了,好气啊,这么不负责任。


但那又怎样,这是自己看上的,吕鋆峰怂,他就主动呀,谁让他是老司机呢。






^。。。。。。。。。。。。。^

卡了一天文,就更个比较废话的小段子(??)

评论(2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