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渔歌唱晚】(上)(执光)



丝萝非独生,愿托乔木,故来奔耳。

…………………………………………………


远山青翠,溪水潺潺,一声又一声钟鸣回荡在重山复水间,有轻舟逆流而行,船头上翩翩公子,负手而立,眉眼疏落,抿唇不语。


深山雾重,他踏上石阶,踩过枯枝败叶,如同朝圣的信徒,步步虔诚。


“你早知此举违背六道,何必如此执迷不悟”


他磕长头,一下又一下,额头磕破,沾了门前尘土,血液混杂着青苔磨破的汁液,“求师叔,助我”


“痴人,也罢,你种的因,苦果终归自己尝”


他静默,颤抖着起身,随道人进了门,身后是山长水阔,他终是都抛了。


“我来找你了”,躺在冰冷石床上,他安然的闭上双眼,嘴角挂着释然的笑。


光华流转,走马灯般一帧帧划过,那是他的错,他的罪。


钧天三百二十八年,执明遇见陵光。


凝香阁都拆了一半,陵光是闹事的小妖,他是耿直的捉妖师,两个人抱在一起,从二楼撕扯到一楼,一路砸坏了不少宝贝,姑娘们全都吓坏了,躲在房内不敢出来。


“你放手,扯人头发算什么捉妖师”


“妖孽,伏法”,神色认真且坚定


“痛痛痛”陵光一边惊呼,因抹着厚重胭脂糊了的包子脸皱成一团,一边咬上执明脖颈,没办法,头发被扯住,只能咬脖子了。


“嗯…妖孽,我必要收了你”


随着一声痛呼两人一起摔到地上,衣衫凌乱,陵光微卷的头发被执明扯在手中,急的他手随意扒拉着,堪堪扯住了执明的裤子。


“你放手”


“你先放”


“凭什么,欺负弱小算什么捉妖师”


“怎么样,爱脱人裤子是什么小妖怪”


“那个…”老板娘捏着帕子上前,“不如你们一起放”,她是真心疼自己这些宝贝的。


“你住嘴!”


异口同声,却还是一起放了手。


为什么会闹成这样?那就要从一个月前说起了。


凝香阁是花街柳巷里最出名的一家,里头的姑娘个顶个的漂亮,又多才多艺,最最重要的是凝香阁的姑娘都不卖身,可每日来这里一掷千金的人仍是络绎不绝。


可是某天凝香阁突然传出闹妖的事。


有姑娘的胭脂莫名不见了,又或者客人面前的酒忽的就没了,有时候姑娘们表演才艺,总能看到一个紫色身影跟着晃动,吓得没人敢再来。


老板娘没办法,只好请了捉妖师,可谁知道这捉妖师也是个半吊子,从二楼某间房把妖揪出来,背后法器叮当作响愣是没派上用场,两个人就扭打在了一起。


“你居然敢欺负我!”,陵光揉着头,因为痛楚还带了哭腔,再配上那张皱巴巴的花脸,居然有那么点楚楚可怜的模样。


“你个妖孽,还不伏法”


执明说着又要扑上去,他好不容易说服师父单独出任务,要是不能抓住这只妖,回去又得被师兄弟嘲笑。


陵光连忙施了法避开,他只不过是听孟章说帝都好玩,所以兴冲冲下山,也不知怎的就进了这条街,所有的东西都吸引着他。


他学着漂亮的姑娘抹胭脂,和她们一起跳舞,趁别人看不见他就大胆的把酒喝掉,然后冲那些一脸怪异的人吐舌头。


他本来今天自己玩的可开心了,却突然跑出个什么捉妖师,揪住他领子就往外摔,两个人就这么扭打在了一起。


这个捉妖师法术不高,直白点就是废材,陵光也是急的,愣是没动一点功力,现了形折腾成这样。


缓过来后陵光站定,轻蔑的笑出声,“就凭你?嗯?”陵光捏个诀将执明定住,走近了用手扼住他的下巴,“你信不信,我随时要了你的命?”


笑容妖冶,重重胭脂下的双眼透着夺人的光,执明没头没脑的突然就冒出一句,“你真好看”


陵光顿了顿,轻笑出声,凑近执明耳畔,声音飘渺,“眼光不错”,手一松就消失了,徒留执明在原地怔住,最后还是老板娘出来收拾。


执明拿着比说好的酬劳少了一半的银子往外走,揉了揉发酸的肩膀,他这样也算是完成任务了吧,毕竟妖都被他吓跑了,嗯,不错。


“哟,还能回来,唔,没受大伤,不错不错,今天晚饭加个鸡腿”


翁彤捋了捋胡须满意的笑笑,执明在下首一脸的骄傲,自然而然的忽略了一旁憋笑的师兄弟们。

月上中天,所有的人呼吸都均匀,睡的安稳且舒适。执明翻来覆去,脑海中却满是那小妖怪的身影,他的确法力不高,可他却能看出那小妖怪的法力,怕是师父都不一定对的上。


执明向来不精通术法修炼,可他却有一双通灵的眼睛,师父总说他是灵智未启,所以根基不稳,无法修炼心法,每次他都只乖巧的笑笑,独自掩藏心中的不甘和失落。


他闭上眼,他知道小妖怪明明可以直接杀了他,可是对方却轻易的放过了他。


后来睡不着他直接起身披衣出了门,坐在廊桥上,双腿晃荡着,看满池清水,忽的有石子投入池中,他神色一凛,环顾四周低声呵斥,“谁?”


一声轻笑从左侧传来,有人款款而至,绫罗衣饰繁复,淡紫色光芒微微笼罩着周身,赤足轻点湖面落于执明眼前的池中央,负手而立,眉眼皆是矜傲,“小道士”


执明愣住,盯着那雪白的脚踝,右脚腕上是红线穿着的铃铛,随那人的动作响起清脆的声音,执明就有些看的呆了。


“想什么呢,小道士”


“你!妖孽!你居然敢来这里造次!”


说着执明没头没脑扑上去,差点跌入湖中时,陵光身影一晃,堪堪接住,却不曾想不堪其重,两个人一起落入水中。


有水泡往上翻,衣袂也跟着飘起来,执明扑腾了好一会儿,发现陵光没冒头,又往下去找。


陵光神色痛苦的往下沉,法力高怎么了,架不住他不会水啊。


执明游过去晃了晃小妖怪的肩膀,就把他往上带,好不容易上了岸,陵光却毫无生气。


“小妖怪?小妖怪?”执明凑近拍了拍他的脸,却没有任何反应,两个人衣服贴在一起,湿哒哒的往下滴着水,额前发丝凌乱,执明没想太多,俯身就覆上那冰凉的唇。


月光越发明亮起来,夜风让人愈发冷,可执明的唇却是滚烫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等陵光咳嗽着醒过来的时候,入眼的就是执明的脸,紧闭的双眼,神色是那样认真,他愣了愣,猛地将人推开,艰难的坐起来。


“你做什么”,神色骤冷,语气也跟着强硬起来


“我在救你”


“凭你?要不是你我能这么狼狈么”


执明讪讪的笑笑,“这个吧,你不能瞧不起我,虽然我法术不行,可是关于救醒一个溺水的妖,我还是很有把握的”


陵光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准再说”



执明就噤了声,他打不过这只妖,还是不要惹比较好。


陵光在一旁郁闷的整理衣服,他也不知道怎么,突发奇想的觉得这小道士有趣,就想着寻来玩一玩,结果又是一身的狼狈,他想着今日回去蹇宾和孟章那嘲笑的面容,他就来气,这小道士,他一定不会放过。


“小道士”


“啊”


“你叫什么”


“执明,我叫执明”,像是怕对方记不住似的,他还刻意强调了一遍,尽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想要一个妖记住他。


“呵,我记住你了”说罢起身离去


执明看着天边的月,还有些恍惚,直到一阵风吹过,他打了个寒颤,才默默起身进了屋。







^。。。。。。。。。。。^

一篇乱写的文(°ー°〃)不知道几发完

评论(2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