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鬼怪之执光篇】(上)



脑洞大开放飞自我,论鬼怪和执光的适配性2333我丧心病狂!!OOC我的锅!OOC我的锅!OOC我的锅!

………………………………………………


圣诞节前夕街上很是热闹,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踏着略微匆忙的步伐,用手抚了抚帽檐,遮住自己的脸,突然一顿,有些无奈,一阵烟似的消失在长街上,无人察觉。


“陵光,丙申年戊戌月己未时,02时22分,交通事故死亡,是你本人吧”


他拿出口袋中的生死簿,看着眼前惨白了脸色抿唇颤抖的男孩,一如既往的冷漠将人带去了茶屋。


他低头认真的摆弄着茶具,将煮好的茶舀到茶碗里,然后面无表情的放到陵光的面前。


“请用,可以让你忘记阳间的记忆”


“我一定,要喝吗”


陵光有些不安,面色尽是不甘。


“忘却也是神对人的眷顾。所有的后悔,都在今生停止吧”


陵光却是不愿意,手拿起茶碗又重重的放下,“我不想忘记,我不能忘记他的”


使者有些头痛,近日来工作莫名的多了起来,好不容易有空答应了鬼怪回家一起过平安夜,这突然冒出来的一桩事故让他不得不再次折回茶屋。


“记得有什么好处,一开始,你会后悔为什么没能喝下这杯茶。再后来,你就会领悟,不管是什么瞬间都不能逆转,何苦呢”


陵光低下头不再看使者,死一般的沉默让使者险些控制不住表情,屋外隐隐有下雨的趋势,他无奈摊手,“如此,你走吧”


把人送走,起身洗好茶具,然后才急匆匆取了帽子,身形一晃回到了家。


德华一脸同情的样子站在门口看着他,“叔叔在客厅”,然后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一溜烟跑了。


他推开门进屋,鬼怪正抱着枕头顾自伤心,他走近蹲在人面前,扯起嘴角,“突然有点事,回来晚了”


“哦”,很冷漠却又忍不住撅起嘴,还挺可爱


“不是的,主要是那个少年,陵光,太费事了”


鬼怪神色顿了顿,“陵光?”


“怎么,你认识他”,他的语气有些不悦,自己都未曾察觉


“啊,很久以前的朋友”


“可他明明是阳间的人,而且已经死了”


“不可能啊,据我的了解,他也是鬼怪啊”


使者开始认真起来,如果是鬼怪,怎么会这个时候出现在生死簿上,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他正低头想着,恩卓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鬼怪不再理会使者,开心的打算接电话,使者抿着唇起身就直接抢了过去。


“嗯,恩倬啊,什么事”,无视身后张牙舞爪的鬼怪,一只手按着想抢电话的鬼怪的头,一只手稳稳的接着电话。


“使者叔叔,我这有点麻烦,能先回家再说吗”


回头看了一眼鬼怪,然后无谓的应着,“可以的,你过来吧”


在经过一系列解释和哄人之后,恩倬就到了门外,同时还带着脸上挂了彩的德华,以及那个一脸无措躲在恩卓身后的,叫做陵光的少年。


“陵光?”


被叫到名字的少年探出头来,看见鬼怪的一刻犹如见到亲人,“是你啊!”


众人进了屋,大眼瞪小眼的在客厅坐下。鬼怪忙着和陵光叙旧,恩倬无聊的翻着杂志,使者就死死盯着陵光握着鬼怪的手,德华捂着脸忍不住站起来,动作大的所有人都停下抬头看着他。




“我说,有没有人关心一下我,我受伤了诶”


空气停了大概两秒,然后又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德华气的坐到使者身侧,撒娇似的开口,“末间叔叔!我被人打了!就是那个人”


指向陵光的手还有些颤抖,似是气急了,想他堂堂财阀三世,居然在酒吧被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少年给打了,多么丢脸!


恩倬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使者叔叔你可别听他的,明明是他先欺负别人的”


德华心虚,不再多话。


德华今天原来是在酒吧约了朋友一起玩,正嗨着呢看见了不远处的少年左顾右盼的像在找人,在朋友起哄下上前捉弄,结果反被人给打了,他怎么知道这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这么凶猛。


“哈哈哈,你被打是活该!人家也是鬼怪,不是你可以惹的”


“叔叔!”


鬼怪听到这里很不厚道的笑出来,使者默不作声的趁机坐到他和陵光的中间,陵光但是无所谓,挪了挪身子,有些轻的开口,“你们可不可以,帮我找一个人”


“谁谁谁?是你的鬼怪新娘吗?”,恩倬一脸好奇的凑上来,要知道对于鬼怪来说,最重要的人就是鬼怪新娘了。


“不是…也算是”,陵光似是努力在组织语言,“他,他是男生”


“哦莫真的吗?天哪鬼怪新娘还能是男的?”恩倬不可思议的望向使者和鬼怪,后者对视一眼心中似乎是有了答案。


“原来是这样,逆天而行,会受到神的惩罚,所以你才以人类的身躯一次次死于非命”


“那他为什么还一直存在着”,恩倬有些不解


“不死不灭,却尝尽万般苦楚,看来你很深情”使者转向陵光,后者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痛苦的捂住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你要找谁呢”


鬼怪开了口,毕竟是朋友,他不能不帮忙,更何况对方是和他一样的存在,就更有些惺惺相惜之意。


“我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我一定要找到他”


没有办法,既然没有任何线索,他们只好随着陵光破碎的记忆去找,陵光出现的酒吧一定有些什么,是以大家一起出了门。


“我说,德华为什么要跟上来”,恩倬翻了个白眼,引得德华一阵骂声,两个人一路上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使者倒是一脸淡漠的走在前头,鬼怪双手插着口袋刻意放慢了步子,保持着和使者一样的频率,却又无谓的撇过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使者勾了勾嘴角,一把将人扯过,拉过手放入自己的口袋,然后偷偷的十指相扣。


陵光在后面看着,也不自觉的有了笑意,他觉得,他好像也有过这样好的时光,只是他记不起来了。


到了酒吧正是人多的时段,灯红酒绿里,男男女女肆意放纵着,陵光皱了皱眉头,德华倒是一脸兴奋的就冲了进去,富三代的本性暴露无遗,恩倬不屑的嗤笑一声。


“怎么样,有没有察觉到什么”,使者缓缓开口


“在那边,有熟悉的气息”,陵光手指着一个方向,使者抬头看过去,却皱了眉。


“你确定?”


“是的,我确定”


角落里做了一个黑色风衣的人,带着专有的黑色帽子,浑身是不可靠近的冰冷气息。


“哦,是前辈啊,前辈你好,我是24期新人,孟章”


少年看见使者的一刻立马起身礼貌的打了招呼,使者随意摆了摆手,带着人坐下后,孟章神色变了变,看着陵光有些欲言又止。


“你知道些什么,就说吧”鬼怪带着浅笑看着孟章,原来阴间使者还有这么可爱的少年。直到使者咳了咳鬼怪才不情愿的收回目光。


“啊是这样的,之前我一个朋友打听过他”,说着看向陵光,“那个朋友,叫执明,是和我同期的新人”


陵光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变的苍白,手也有些克制不住的颤抖,使者看着有些了然,“你那个朋友,现在在哪里?”


“唔,在执行工作吧,我可以喊他过来,不过要等一会了”


“好”


陵光有些痛苦的低下头,额头不断冒着汗,鬼怪有些担忧的看着他,却是做不了什么。







^。。。。。。。。。。。。^

哈哈哈最近疯狂的迷上了鬼怪,哦多克感觉又要回到韩剧圈!用这个梗撸一发我最爱的执光!

评论(1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