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一晌贪欢】(执光)



点梗文第四弹

给我的搞事小伙伴 @素素   @练苡瑾  和  @〖一只理狗★双商感人』 太太

关键句:魔幻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错把分开当守候

………………………………………………


陵光很开心,九重天上也都是一片欢喜,因为临近年关,天庭要放假了。


很快的收拾好东西,他得空干脆跑去月老的地盘玩玩,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手谈了好几局。


又是一粒白子落下,月老看着棋盘上明显落了下风的黑子,咬着牙觉得今日莫不是运气不好,居然要输给平日里最是浮躁的朱雀神君。


梨花木仙桌对面的陵光却是丝毫不知月老心里的小九九,只满心都是放假的欣喜惬意,棋风也跟着他心情不断变化。


正兴头上忽有一只雀仙晃悠悠落在桌上,叽叽喳喳好一通,越到后头陵光脸色越是难看,手一抖,白子落错了地方,月老两撇小胡子顿时笑的一翘一翘的。


“诶诶诶落子无悔,神君莫要和小老头犯浑”


陵光闻言抬眸,幽幽的望了一眼月老,九重宫阙之上仙雾袅袅,却丝毫掩盖不住眼前人的惆怅。


“你说我要是现在去烧了天君的寝殿,如何?”


月老整个人都抖了抖,大红色的织锦仙衣都挡不住他煞白的脸色,“神君莫要冲动,这这这,天君可是又做了何事?”


“那老糊涂居然让我去渡小王八的劫,还说什么我们两个是千万年的交情,此番由我入凡间带他神体归位最合适不过。笑话,好不容易我放个假,你说他是不是最近太闲了”


“这……天君说的没错啊”


登时被瞪了一眼的月老立刻抿唇不语。


实在不是他怂,这朱雀神君可是上古四大神灵之一,也不知先前这四位做了什么约定,一个个非得在天庭领份差事,还分去了他们这些散仙好大一半的俸禄呢。


更何况如今玄武神君执明要历的劫之所以扯上陵光,他可是头号推手。


这他也没办法呀,从他好不容易修成正式月老开始,这玄武神君和朱雀神君的姻缘就已经是缠在一起的了,在他之前的前任、前前任月老,都是这么个状况,世间仅此一份的姻缘,他如何敢造次。


莫名其妙突然有了底气的月老端着架子气定神闲的开口,“可神君不也没拒绝这差事吗”


陵光只是起身瞥了他一眼,“我若不去,还有谁能带他回来”


说罢幽幽离去,准备重新收拾东西接他的小王八回天庭过年,月老瞧着他的背影在心里默默吐槽,不是还有蹇宾孟章二位在呢吗。


于是蹇宾和孟章不约而同打了个喷嚏。


九重天上是一番景色,烟火人间自然又是另一番景色。


繁星点点,入夜里风凉,钻入云窗的细雨沾湿了客栈的木地板,执明被一道雷惊醒,起身去拉云窗,却又是一道银光闪过,直逼他的胸膛。


他踉跄了一步却不妨撞入一具温热的身子,眼前同时闪起一簇明火挡去了那银光,直接让他瞪大了双眼愣在原地。


“阁,阁下是哪路的,请,请放过小生”


耳畔突的响起一阵清灵的笑声,“小王八,这番文邹邹的可不像你”


“小生不是什么小王八,阁下务必注意措辞…”


还没说完一张明艳的面庞乍然入了他的眼,伴随着又一道惊雷响起,瞧见对方抬起手他本能的闭上眼睛闪躲,一边侧过身子一边嚎叫,“鬼啊啊啊啊”


陵光有些好笑的捉住他手腕,起了逗弄的心思,刻意装了副严肃的样子,“小王八,你再叫我就吃了你”


执明果然捂住嘴再不发出一点声音,眼珠子却是不安分上下打量他,仿佛对这奇异的状况十分感兴趣。


他清咳了两声,蓦地勾起嘴角笑笑,趁执明怔愣瞬间将他抵在床沿,带着扑面而来的紫藤花香,就这么隔着细碎的月色,望进他略显苍白的眉眼里,“本君瞧你印堂发黑,近来必有大劫,干脆委屈点同你一路度化你,如何?”


“你…你是个什么东西?”


挑挑眉十分得意,“本君?本君可是九重天上的神”


“可是…”执明顿了顿,“我怎么瞧着像个江湖骗子”


陵光忍住了想抽他一顿的冲动,努力带出一点笑,对执明眨眨眼,突地眉眼一动,反手掌风往窗外袭去。“看来你这比我想的要麻烦啊”


说罢一阙紫衫隐入风中,无声无息。


直到窗外聚涌的风声散去,隐约忽闪的银光不再,执明才回过神动了动早已麻木的四肢,重新点上蜡烛瞧着一室光亮堪堪喘口气。


陵光隐在数里外的小树林,身侧围了一众魑魅魍魉,皆是冲着执明玄武元神而来,他立于松针之上,不屑的勾起嘴角,“尔等跳梁小丑,不自量力”


话毕已是数道光芒乍起,瞬时消散了不少邪灵,尔后他足尖一点,踪迹已远,往昔清灵的笑声似一场华梦,只余一地凄冷,“今日都听好了,往后谁要是耽误本君的事,自去领死”


雨夜动荡,执明无端地失眠了一整夜。


第二日早早洗漱了下楼,正打算喊点好吃的抚慰一下自己受惊的心,就被楼下大堂里端坐的人吓了个趔趄。


“你…你怎么…”


“小王八,早上好”


陵光抬头冲着他就是一笑,眉眼疏落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身薄紫衣衫在这冬日却丝毫不显得突兀,仿佛他生来就不属于人间。


虽然昨夜他确实承认自己是九重天上的神仙。


执明觉得腿有些软,从二楼走到大堂足足用了半刻钟,期间他经历了可能还在做梦这个人可能是妖怪自己可能看错了他昨天还说要吃了自己一系列的内心挣扎,最后径直走向另一张桌子觉得装作不认识是最好的办法。


陵光抱着一屉包子也挪了桌,直直的盯着执明叫他避无可避。


“你怕本君?嗯?”


“今日这早点怎么上的这么慢,小二,小二呢”


“小王八!你居然敢忽略本君!”


“诶我还是去后厨看看好了”


“给本君坐下”,陵光伸出手按在执明肩膀上,笑的十分的纯粹,“本君要跟着你,你有没有意见”


“小生荣幸之至”


“好好说话!当本君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人吗!嗯?小王~爷!”


执明此刻在心里摸把汗,现在他倒是有了半分相信眼前人大概可能确实懂那么点术法,那既然平白的凑上来要给他做护卫,他也就不再装模作样。


他本来是要趁着年关从皇城赶往封地,好回家过个年,可半路上遭遇了一拨又一拨的劫匪,到现在已然接近身无分文的状态,谁知道他昨日才把侍从遣去寻本地的郡守,就遇上了在他二十多年的岁月里从未见过的稀奇事。


“那我可否问一句,你此番是为何”


陵光反手抵住他的胸膛严肃起来,“总不会是伤了你,至于前因后果,本君也不甚清楚”


他确实不清楚,由于司命的嘴太严,他到现在都不知执明渡的是什么劫,心里也只想着见招拆招罢了。


就这样一人一神糊里糊涂的踏上了回家过年的路途。


小酒馆里人声鼎沸,执明夸张的声音却是盖过了一层层喧嚣。


“你说什么?没有马车了?”


“是啊,年关了租借马车的人太多了,客官不如去别家看看”,掌柜的双手交叠着讪笑。


“啪”的一声,执明放上了全身上下最后一锭银子,然后整个人伏在柜台上笑的很纯良,“你这就是最后一家,我瞧着你后院还有一辆空置的马车,掌柜的莫不是诓我”


“诶客官,不是我不做生意,是那辆马车…”


不待人说完执明顾自去牵了马车来,然后示意陵光两个人悠悠的上了路,只剩下掌柜的在后头着急呼喊着后半句话,“客官使不得,使不得啊,马车是坏的啊!”


车轱辘一股脑奔出去很远,扬起了一地沙尘,呛得掌柜的直不起腰来。


“诶,我现在身无分文啦”


“然后?”


“你不是神君么,那肯定法术很好,不若你变…”


陵光抬起手照着执明的脑袋就是一巴掌下去,“想什么呢,本君可不做这样的把戏”


“诶诶诶有话好说,动手打人做什么,还说是来护我的呢!”执明捂着头满脸委屈,却是不敢再胡言乱语,想他堂堂钧天的王爷,竟然沦落到身无分文的地步,可不委屈!


枣红大马牵引着车驾疾驶而过,卷起了林子里散落一地的枯叶,执明正踌躇着要不要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陵光的声音突然从车帘后传来,清清冷冷的,平白让他打了个颤。


“停下”


他本能的去拉缰绳,马是停下来了,车架却突然往一侧偏去,撞上一块凸出来的石头,隐有散架的趋势。


还没来得及惊呼他就被人拎起来在空中打了个旋落在几丈远的地方,陵光一手扶住他的肩头,不让他因着惯性后退,一手擒住他的手细细摩挲,不妨执明突地站直身子,两个人鼻尖相撞,眼神交汇那一刻陵光却是扭过头将他推开了。


“那个,为何突然要停下来”


“有妖物”


“啊!”,执明立刻又躲到陵光身后去,拽着他宽大的衣袖四处张望,眼底丝毫没有害怕,反而是隐隐的兴奋。


四周狂风大作,风势大的好像能把人吞噬干净,而风沙中央渐渐有黑影招显,陵光冷笑一声就飞身而入,不留一丝余地。


“狰?居然自己解开封印跑出来了”


“朱雀神君最好不要插手,吾只是同玄武神君算笔账”


“你明知玄武今日已是凡人之躯,算账倒挺会挑时候”


陵光不再同他做口舌之争,也不再客气,心念合一上前就是致命一击,两人来回交手好几次,奈何因凡尘束缚,陵光法力被限制了不少,一个不察却是险些同这畜生同归于尽。


“今日朱雀神君既执意插手,吾日后再来”


话音一落卷起风尘跑路了,陵光落了地也忍不住踉跄一步,执明巴巴的从一侧凑上来接着他,满腹的疑问却还是都忍住,鼻尖围绕上淡淡的血腥味,混着紫藤花香,执明没来由心颤了颤。


“你…”


有一双冰凉的手覆上他的眼睛,他只听得到陵光断断续续的耳语,“小王八,你闭上眼睛……莫要看我”


然后肩头一沉,陵光昏了过去,只余腹部伤口不停往外冒着血,他突然有些心慌。


待到陵光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日后,彼时月上中天,他瞧着腹部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绷带,心里正吐槽着这不知谁打的结实在丑的很,执明就推开门进了屋。


“神君终于醒啦”


他没理会,心里想着如何才能重新打结,执明就已经行至床前,端着副很欠揍的表情。


“原来神君也会受伤啊”


“闭嘴”,他瞪了执明一眼。


“我可不能闭嘴,我还有很多问题想问神君的”


“本君不会回答你的”


“神君迟早要说的”


相对无言,敛了一室微光。


蹇宾是在半路上被孟章喊回去的,要不是齐之侃拦着他估计要先和孟章打一架,笑话,好不容易放个假回家过年,突然给人加了工作谁会乐意!


“那畜生跑就跑了,他们两口子的事关我何事”


“玄武神君手上的宝贝,你不是想要很久了”


这话是仲堃仪说的,很得孟章的心意。


四个人慢悠悠饮着茶,月老急惶惶的就闯了进来,“哎哟不好了,不好了神君”


“发生了何事”


“这…朱雀神君和玄武神君之间的红绳,隐约有松散的趋势”


“这又不是第一次了,慌什么”,蹇宾端起茶杯没当回事。


“不是啊,这次是直接就要断掉了”


蹇宾呛了一口,齐之侃立马侧身顺着他的背。


“事不宜迟,走吧走吧”

原来玄武历的劫,是他们两个千万年来的情劫呐。


陵光赤着脚坐在廊檐下,望着天边缺了一角的月亮出神,执明拿了毯子轻轻给他盖上,然后顺势坐在他身侧。


“月亮还未圆满,有何好看的”


“自古以来月就有阴晴圆缺,不是什么都非要求个圆满的”


“相传玄武神君最是要求完满的,不知道神君你有没有见识过”


陵光不答话了,动了动身子想要站起来,执明却先是弯下腰去托起他赤裸的双足,宽厚的手掌包裹住细腻的皮肤,他顿时羞恼的蹬腿,却是毫无办法。


“松手”


“神君莫不是体寒,双脚冰凉凉的,还这么小孩子脾性不肯穿鞋”


“小王八,你管的太多了,给本君松手”


“神君只消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好,你我与玄武神君有何关联?我与你,又有何关联”


“你问了两个问题”


执明歪着头有些无奈,“我觉得我有权利知道,比如这院子里为什么又出现这么些个妖魔鬼怪”


陵光神色一凛,侧过身子才发现孟章四人抱着胸在一旁,似乎已经来了许久。


孟章立刻捂住眼睛躲进仲堃仪胸膛,“哎呀没眼看”


“你闭嘴!怎敢拿本君和那些妖物相提并论”蹇宾瞪了执明一眼,却是换来陵光一声轻笑。


“这说明你身上没半点仙人气质”


“你!”


两个人眼看着就又要争论起来,孟章却是突然抬手面色不虞,所有人都摒着呼吸不发一言。


狰兽的狂啸从院落外传进来,执明承受不住倒在地上,神色痛苦,陵光眉头紧锁同孟章对视一眼,三个人就跃了出去,留下仲堃仪和齐之侃护着执明。


谁曾想那畜生狡猾的很,那一声叫喊不过是假象,此刻就算仲堃仪同齐之侃联手也抵挡不住,又是一道光华闪过,二人皆被掀倒在地,执明抚着胸口被逼至死角,心里想着多半是要死在此处。


“玄武,如今无人可护你,你还能拿我怎么样”


“我可不是玄武神君啊,你问责莫要找错人”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吗,问责都找错人!”


一击而来他本能抬手去挡,果然没有受到伤害,却是因为身前站了一个人。


紫衣广袖随风飘荡,他没来由的就想要伸手触及眼前人的背,像是一定要把人抱住。


陵光却是没有管他,受了一击心神难免不宁,只想着速战速决,需得把这畜生重新封印。


于是执明没有抓住他,像千年前一样。


狂风席卷而来,天边惊雷乍起,依稀是同样的对仗,眼前的畜生被激怒般闯上九重天,彼时他正在瑶光府探查前不久的灭门惨案,只因有人一夕之间灭了瑶光满族。


瞧着散落一地的火羽,他心里虽不愿相信,但确实是陵光干的。


急忙赶回九重天时已是一片混乱,狰乃上古卷轴所封印的凶兽,众仙渐有颓败之势,他正想上前就听得一声划破长天的嘶鸣,陵光化了元身像是要做最后一击。


他连忙上前阻止,耗去大半心神才堪堪重新封印狰兽,化了人形陵光重重摔在地上,看见他的时候眼眸亮了一瞬,然后又迅速黯灭下去。


徒劳的抬起血迹斑斑的手臂想要遮住狼狈的脸,他很轻很轻的开口,“小王八,你闭上眼睛……莫要看我”


他却是执起剑指着陵光,身形有些晃险些也要倒下。


“瑶光一族的事,你需要给我个解释”


陵光闻言身子颤了颤,突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哑笑,他红着眼眶勉强站起身子,定定的瞧着执明的剑尖,“你问我这个?”


“且狰兽又为何会突然挣脱封印?”


陵光不说话了,半晌才艰难的迈开步子转过身背对着执明,他一身华美紫袍已是凌乱不堪,隐隐的血腥味混着紫藤花的香气,执明却还是没有收回长剑,只看着他一步一晃头也不回的离去。


他忍住了抱住他的冲动。


蹇宾被齐之侃扶着从一侧走出来,有些了然,“瑶光一族早就存在私心,欲私自借狰兽的力量铲除你玄武神君镇压他族的寒冰之气,陵光这也是为了你”


“我知道”


“那你为何…”


“正是因为是为了我,我才承受不起”,他猛地吐出一口血来,方才一战他也受了重伤,“他执念太深,我可能会害了他,我还是躲起来好,这样说不定才能保他安稳”


蹇宾瞧着他叹口气,这两个人纠缠了数万年,都把对方看的很重,他如今也是分不清楚执明这番选择是对是错了。


蓦地回过神来,执明只觉得胸口疼的喘不过气,痛楚越是分明,脑子越是清醒,忍不住低声嘶吼,全身就像是镀了金光一样变幻起来。


他飞身接住陵光往下坠的身子,掌风反转盖在狰兽头顶,同其余人联手终于彻底封印了狰兽。


陵光还在咳着血,依旧想要抬手遮住自己的脸,他轻轻握住那冰凉的指节分明的手,低下头就在他额前印上一吻。


“小王八,你这是做什么…”


“我错了”


“你说什么?”似是怀疑自己听错了,陵光疲惫的睁大双眼想要瞧仔细眼前人。


执明俯身凑近他耳畔,“但我的错不是没离开你,而是太经常离开你了”


“小王八,你真是…让我说什么好”


然后再也没有声音。夜风舒和,草木葳蕤,虽无鸟语,但也花香四溢,陵光就在这样的景色里闭上了眼睛。


执明顿时心下大急,手足无措的就痛哭起来,蹇宾烦躁的皱起眉头,齐之侃于是很是体贴的替他捂住耳朵。孟章抬了下眼皮,仲堃仪就替他开口,“神君莫要着急,朱雀神君不过是睡着了”


“啊?哦”,止住了丢脸的举止把人抱起来,腾起云就往九重天上去。


还好还好,没误了过年的时辰。









^。。。。。。。。。。。。。^

虽然今天已经初八了我还在放过年梗,但是各位大佬就这么看吧因为我太懒了233333√

至此把手上的点梗的债都放完啦hhhhh,在文里面很巧的是引用了我很喜欢的王尔德的一句话而且感觉和点梗句很搭啊好兴奋哈哈哈√

望三位太太喜欢mua√

评论(17)

热度(65)

  1. 摄影喵无素酸辣粉不加醋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