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中药】(戬峰)



“世间草木皆美,人不是。
    中药很苦,你也是。”

                                  一一赠戬峰扛把小组。

…………………………………………………

第三杯酒下肚的时候,不出意外胃开始翻腾,本就不胜酒力还连着灌下烈酒,果然还是不行。

身边带着劣质香水味道的人凑了上来,侧头望去被酒吧的灯光晃的眼睛生疼,笑了笑自然搂上去,强忍着不适对着女人讲,“好样的,姐姐,你妆花了”

然后在对方注视着神经病一样的目光里大笑出来,踉跄着晃到舞动的人群里去,男男女女扭动着身子,带着捕猎般赤裸裸的欲望,他流连每一个人耳畔,反复询问哪里有良人可寻。

逢场作戏的人有千百种甜言蜜语,占了便宜的更是收不住,于是他说什么都有人应,噙着笑刻意凝视每个眼神
,却只看见自己也不够诚恳。

推开那一群浑身散发着酒味的人,深夜的街道行人寥寥,迈出酒吧清冷的空气钻入肺里那一瞬他仿佛全身都活了起来,因为隔壁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的收银员无聊的放起了歌,他清楚的听得见。

“从前现在过去了不再来。”

他突然迈开步子,在深夜的马路上狂奔,任酒意上了脸,仿佛为心上人脸红。

很久之前那人掌心的温度他还记得。

顶着胡萝卜头的大圣找到他的时候,他正抱着灯柱大唱死亡摇滚,嗨了就拍着手给自己鼓掌,一遍又一遍说好样的。

一巴掌拍他脑门上,大圣恨不得把这个大半夜撒酒疯的男人丢西湖里去,然而还是蹲下身去双手捏着他的脸,“大峰你醒醒,知道我是谁吗。”

迷糊还带着水光的桃花眼眯了起来,手指在半空画着圈,“胡,胡萝卜,你是胡萝卜成精啦”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再见”

大圣作势要起身离开,就被人扯住衣角,“好样的,好样的王宇奇”

“起来,大峰”,叹口气宛如老妈子,却没能扶起地上的人,“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你这是醉了还是没醉啊,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呐”

“他没接”

声音低的让他几乎以为听错了,地上的人又接着重复了一遍,抬头对他笑,却带着点哭腔。

“他不接我电话啦”

昏黄的灯光从头顶洒下来,透过他变成阴影笼在吕鋆峰身上,眼看他笑着笑着眼神又涣散,绯红的脸颊清晰可见泪痕,大圣感同身受的打了个哆嗦。

初春的夜晚还是有点冷的,深夜的马路牙子上戴着口罩顶着胡萝卜头的大圣这么想。

没有戏拍的时候大家多是窝在酒店,好动点的会约着跑去片场看看别人演戏跟着学习,于是大清早小师弟跑进房门看到两个人一上一下蒙头大睡的场景,一声惊呼便引来了围观的三哥。

“申明,我是无辜的”,光着脚从地板上坐起身的大圣薅了把胡萝卜头,怨念的瞥了眼床上睡的舒服的人,“昨晚大峰喝醉了”

“哦~~”是两声默契的调侃。

“他吐了一晚上”

“那可辛苦你”

三个人齐刷刷往门口看,戴着鸭舌帽的二狗抱着胸倚在门口,帽檐遮住了好看的眉眼,可大圣却还是没来由惊出一身冷汗。托尼,这一秒我很想你。

几秒钟后房里就只剩了二狗和呼呼大睡的吕鋆峰,将刚买的热粥放在一旁,他脱了带着寒气的外套也跟着钻进被窝,大圣果然是个老妈子,替拉峰处理的很好,除了他不时呼出的充满酒味的气息。

怀里的人因着宿醉,身子软而滚烫,他闭着眼突然想这样醉过去。

没多久,睡意半分还没有,吕鋆峰就难受的扭了扭,就着熹微的光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糟乱的刘海塌在额前,眨巴眨巴双眼,沙哑着开口,“二狗,是我的二狗吗”

修长的手指扶上他的脸,确定了又极快的收回去,重新埋进他怀里,将清晨的阳光都带进去了。

他觉得很暖和。

可他还是起了身,拿过尚有余温的粥摆在床头柜上,“趁热吃,我得去片场了”

拉开拉了一半的窗帘,阳光完全透进来,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吕鋆峰看着他头也不回酷的要命的背影,咬着牙红着眼,硬是一句话没说。

视线转到一旁的粥上,他突然想起很久之前,也是这样一个阳光正好的日子,多日来连轴转的工作叫他成功病倒,大半夜发烧第二天中午才清醒。

混着医院福尔马林和被一身汗水濡湿的病服的味道,他皱了眉就想翻个身,趴在床前的人立马惊醒,手探上他额头,冰凉的可舒服。

二狗请了假照看他许久,满脸疲惫还是替他备好了稀粥,不顾小护士暧昧的目光一口一口喂他,他笑着调侃,“二狗,我给你一百分,不怕你骄傲”

说完自己倒是先红了脸,看着痞笑着凑近他的二狗瞪大了双眼,“我不要一百分,拉峰,我要一百个亲亲”

“滚滚滚”

“拉峰你认真的?要和我滚床单?”

他于是白了故作娇羞的二狗一眼。

住院无聊,二狗便揭了书逐字逐句给他细细的读,像对待孩童,给他念公主与王子的幸福美满的故事,说到兴起还要带入自己,仿佛拥有一切佩着剑的王子是他一样,实在是幼稚。

但他也还是听的很认真,缩在病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二狗,附和他,同他笑在一个点上,直到困倦,直到眼睛睁不开。

二狗于是收了书,在他额头印上一吻,掖了掖被角,然后靠在椅背上看他熟睡的眉眼,窗外有鸟雀飞过,微风轻起,他所有的疲累就都散去。

他知道从来没有人像二狗对他的一切那么上心,所以给他一百分,难得有情人。

然后呢,也正因为无人像他,所以两个人别离后,很容易就叫人承受不住。

那之后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吕鋆峰从来不去想。

他对自己知根知底,看似心大却又比谁都敏感,吵了架就委屈的一句话不肯说,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二狗看,每每都会叫二狗败下阵来。

他从来不想二狗会不会累。

看,都是二狗把他惯坏了,他端起粥,和着眼泪吞咽下去。

可这次怎么就行不通了。

先前他也不知道怎么同公司吵了起来,高层向来利益至上,对手底下艺人不闻不问,随意的给二狗安排了个高难度的通告,他不服气,可他又能做什么呢。

二狗到的时候他已经争的眼底发红,像是随时都会翻脸的样子,于是二狗对着他一通吼,叫他闭嘴。

难堪的他摔了门跑走,窝在大圣房里发了好一通脾气,才等到大圣回房间。

难得的,看着他耍性子弄乱的房间,大圣并没有发脾气,于是他满腔的抱怨也咽下去,搭上大圣的肩膀,询问好友的心事。

“也没什么,公司安排的那个活动,让一姐替我啦”

“哪个活动啊,怎么突然换人”

“就…”,大圣眼底光暗了暗,“和托尼一起那个”

他身形僵了僵,“可是…那不是让二狗去…”

“大峰,是二狗主动替了你,怕你为难”

浑浑噩噩从大圣房里出来,他还是决定要找二狗道歉,两个人坐在大排档里,什么话都没说,先倒了两杯酒。

“我知道是我不对,但你以后有什么事不能和我商量吗”

“诶拉峰,吃点这个,超好吃的”

“朱戬!”

对面的人面色讪讪,很明显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心里突然来了气,也忘了自己的目的,两个人于是又吵了起来,但其实大部分时候还是他没完没了,毫无顾忌。

他本来是个温柔又体贴的人,却把所有缺点与坏脾气都展现给二狗看了。

人们似乎总是忘记该把最好的留给最珍贵的人,所以肆无忌惮到伤害亲近的人。

“好了大峰,到此为止吧,我累了”

他堵着气回到寝室,刻意将音乐声开到最大,窝在床上刷微博,看到了大圣正在直播,随手点开,几个人正嘻嘻哈哈跑火车,镜头里大圣坐在一旁,忽的抱怨了一句,哎呀别说啦,一姐都把托尼给我抢走啦。

那时候的大圣还没有染胡萝卜头,开着玩笑裂开嘴角露出八颗牙齿,眼底却是毫不掩饰的失落。

他突然就很难过。

两个人冷战了很久,他拉不下脸去第二次道歉,二狗也忙,两个剧组跑,以至于他一夜宿醉醒来看见二狗躺在旁边的时候,还以为是做梦。

粥没喝几口,托尼就推了门进来,四处张望着,最后看着他惊讶了一瞬。

他抹了抹脸,“怎么,找大圣呐”

“是,不过你怎么了,还没和二狗和好呐”

“谁说的”,他下了床拿过外套,随手抓了两把头发就带上自己的帽子,“正打算找他呢”

托尼老师瞬间带上一抹说不清楚的笑容,“可以可以,大峰,你果然和二狗形容的一模一样”

“他形容我什么啦”

“他说你像中药”

收拾的动作顿了顿,等着托尼继续说下去。

“虽然苦,却是天底下对他最好的东西。相思结腹,本来就只能靠宽心来散,他起起伏伏的感情里那一丸药引,就兑着你”

是他的二狗呐。

对托尼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出门前还拍了拍他的肩膀,叫他也加油。

等他到的时候二狗刚化好妆正在等戏,喘着气脸也通红,二狗就顺着他的背给他递水,等他开口。

“朱戬”

“蛤?”

“对不起,还有,我特别喜欢你”

“蛤?”

“嗯?听不懂?我可不会说第二次了我告诉你……”

二狗抬起手捂住他的嘴,对他笑出了虎牙,好看的五官放大在他面前,趁着间隙飞快的亲了他一口。

刚涂的唇膏是草莓味的,直甜到他心里去,他在大好的阳光下想起不久前看到的一句话。

我喜爱你忽然捂住我喋喋不休的口,教我沉默。

那一定是非常喜爱这个人了,他想。







世界中万大事陪我克服

感到极荣幸与相当有运








^。。。。。。。。。。。。。。^

咸鱼翻身,还是咸鱼。没毛病,继续躺下装死Ծ ̮ Ծ

评论(2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