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梦浮生】(章二 · 占有欲)(主执光)



你的问候是我温暖的理由

………………………………………

市局里嘈杂的很,穿着制服的年轻人手里拿着厚厚一叠文件上下楼跑动,不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执明一边翻着手中的案件资料,一边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中间,“喂,请问找谁?”

“执明!快来救我!”从手机那边传来了陵光痛苦的呼声。

执明手上动作几乎是立刻一顿,立马抓紧手机对着那头喊着,“怎么了怎么了,你在哪里啊?”

“我…”,陵光很艰难的喘了口气,“我搬不动我的行李了,快来帮帮我”

执明翻了个白眼,很不客气的开口。“不好意思啊,我没空。”

然后随手一按,挂断电话。

三秒后电话又响起,执明知道是谁,不接,电话就一个劲的响,最后同事不耐的眼神传过来他才按下接听键,无奈的走到外头。

“你这么没良心居然挂我电话”陵光的声音透过手机能把他耳朵震聋,他不由把手机举远了点。

“我还没问你怎么知道我号码的呢”,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来,走到窗子边点燃了。

“我有什么不知道的,你过不过来帮我搬家?”

执明看了眼腕表,吐出一口烟圈,“不去,案子上头紧着呢”

“你就这么忍心让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可爱室友一个人在风中拖着巨大行李吗”,陵光有些幽怨了,隔着电话都能飘出来怨气。

“嗯,忍心”

他似乎可以想到陵光此刻的表情,一定是瘪着嘴角恨不得扑过来打他一顿,真是奇怪,他们不过一顿泡面一张契约的友谊,他却觉得好像认识这个人很久了。

那边顿了顿,随即带出一声轻笑,“哼,那我是无所谓,只是照我这个速度,本来准备好要做的晚餐怕是吃不成了”

“地址给我”

他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痛恨自己无原则的吃货本性。

半个小时后…

执明看着眼前唯一的破旧行李箱崩溃了。

“你让我特意请假过来搬的所谓巨大行李就是这么个玩意儿?”

“对啊,你别看它小,可重了”陵光说着过去掂了掂,呲牙咧嘴的样子却让执明发不出火来了。

他看着屋子的四周,墙上石灰掉落斑驳不堪,过道里是油烟常年熏染出的暗黑色,转过身看着左翻右翻深怕落了什么东西的陵光,衣服顺着动作向上翻,露出一截纤瘦的腰来,他的衣服贴在身上,背上的骨头还能明显突出来,执明看着心底突然就有些无端的烦闷,陵光太瘦了。

最后陵光也没找出什么多余的东西,他一个人住的这几年,也没什么东西可以带走的,他一直是这样,孑然一身,来的时候带着什么,走的时候还是带着什么。

但是以后就不一样了吧,他算不算有了个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住了,再也不用担心会不会突然停电,再也不用担心没有水该怎么洗漱,也不用怕衣服不干没有衣服可以换。

他走出这栋楼,把身上仅剩的存了一个多月的钱给了房东阿姨,呼出一口气,心情明媚光亮。

“你一个人住,是不是很辛苦”

执明默默扛着轮子坏掉的行李箱跟在陵光后面,看着他一晃一晃的小身板忽然开口问。

陵光回头只是对他笑了笑,“辛苦啊,当然辛苦,所以你以后可不能欺负我这么可怜的室友”

执明看着他吃着房东阿姨给的糖蹦蹦跳跳的往前走,就恨不得把行李箱砸他头上去,想说这到底是谁欺负谁。

等一切安置好,执明就又急着跑回去继续工作,出门前他才终于想起,“对了,你什么时候把房租给我啊?”

陵光收拾东西的动作没停,很不在意的摆摆手,“这个嘛,大家都住在一起,这个事不急,不急”

“你又忽悠我呢吧,趁还有时间你赶紧出去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给你一个月时间把房租付清,要是没有到时候你就给我滚出去”

执明眯着眼看着他,这两天他都快忘了这小子是个多精明的人了。

陵光站起身推着他往外走,嘴里念叨着,“得得得,知道了知道了”

等人走了他才随意屈腿坐在客厅地毯上,看着略显空荡的房子叹口气。他不是没有过工作,甚至可以说他什么都干过,就是都做不长久,都是为了赚钱而已,如果有机会,他还是想要一份真正喜欢的工作。

他甚至是读过大学的,只不过那一份本科文凭在现实面前也已经微不足道,他早早就开始出来打工,反正他只是一个人,也不用顾虑太多。

收拾完房间后,他又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等到煲上汤了才停下来坐在地毯上休息,想到执明出门前交待的,他打开手机开始找起了应聘的消息。

这一刷倒还真让他刷出来一个,低头看着手机里的工作招聘广告,其中一家名为“不矜”的文化公司吸引了他的目光,他喃喃着,“图书出版,小众媒体,这倒是很有意思”

刚好今天就是面试时间,还真是天意。

他随意套了件牛仔外套就往外走,将厨房处理好了又打了电话告诉执明,才循着广告上的地址一路到了公司。

面试的人还挺多,大多是被优厚的薪水待遇吸引而来,周围人嘈杂的很,个个面色紧张做足了准备,唯他找了个阴凉的地方悠悠的坐下。

晴空万里,下午三四点的时间段最是让人倦怠。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传来一声温柔的女声,“下一位”

陵光眨了眨耷拉的眼,站起来伸个懒腰跟着人进到了面试的房间。

里面的五个面试官不约而同的抬头盯着进来的人,一些人笑着轻轻摇了摇头,有些不认可陵光的年纪,太年轻不成事。

主面试官倒是带着无框眼镜坐在正中间,一脸的正气,陵光却总觉得这副正人君子的皮囊下是深不可测的城府,不过据说人还是编辑部的总监,亲自来面试,看来是很重视了。

“你觉得现今传媒工作者该一直秉持的是什么”,甫一坐下就被人问了这么个问题,他还在想着怎么自我介绍都省略了。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轻声笑了笑,“天马行空,如风筝般飞的高却又收的住”

面试官冷峻的面容动了动,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恰巧被陵光捕捉到了。不知道怎么,他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大对劲的感觉。

谁知道这人一拍案说,“不用试了,就他了”

说完就迈着长腿大步流星的走了,留下一众人面面相觑,陵光也只好跟着起身鞠个躬,缓缓出了门。

谁知道一切这么顺利,他心情颇愉悦,甚至哼着小曲走出不衿的大楼,往回望去,满面的玻璃墙迎着太阳折射而来的光有些晃眼,他勾起嘴角,心想这家公司还真是特别呐。

执明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正提着一袋子菜往回走,但是很无奈的是他绕错了路,如今天色已晚他还在一众高楼里找不着方向。

千算万算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迷路的陵光一脸迷茫的蹲在路旁,接着电话有气无力。

执明有些好笑的问,“你在哪呢?”

“唔…我也不知道”他放下手中的大袋子,蹲在一旁抽起了烟。

“真是蠢,你看看你附近有没有什么标志性建筑?”

他四周瞅了瞅,耸耸肩摇摇头,随即又意识到这样执明看不见,只好叹息着“都是一样的大楼,不知道我晃到哪个区了”

正说着呢一双大长腿就迈到了他眼前,入眼的是擦的发亮的皮鞋。

“你在这做什么”

嗓音低沉,蛊惑人心。

“你等会,我好像能回去了”说着他把电话掐掉,灭了烟蒂站起身,心里默默吐槽一句未来的老板还真是高啊,他一个一米八的大老爷们站起来都矮了不少。

“迷路啦”他指指地上的大袋子,“不知道这位先生能不能指个路啊”

“我以为你很聪明”对方微微弯下腰,手指戳着他的脑袋,“原来这儿记不住东西”

他嘟起嘴拍开对方的手,有些不大高兴, “不好意思啊,我初来乍到的,难免会忘”

“住附近?”对方似是不在意他的举措,双手插回黑色长衫的口袋,无框眼镜在路灯柔柔的照应下有些反光,他看不清对方的眼神。

只好顺着话头说,“对啊,大概是A区2单元吧,只不过我分不清在哪边了”

“巧了,我也住那里,倒是可以带你过去,不过你住那里还需要出来工作?”对方带了些玩味的笑。

他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但他也懒得多做解释,只随口说了一句“是我朋友的房子”

“哦”,老板脸上的笑容依旧戏谑,说完点点头就迈开大长腿往前走,陵光一个没反应就被甩下了几步远,弄的他连忙提起东西就赶紧跟上去了。

一直到了楼下远远的就看见执明走出来,带着一脸的担忧,“怎么才回来,急死我了都”

说着顺手接过他手中的袋子,再顺着他才看向后方高高帅帅(没自己帅)的人,顿时脸色一沉,拉着陵光就往身后塞。

陵光看着心中一暖,脸上终于带了些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位是??”执明疑惑着开口,带着些敌意。

“这是我新老板,叫…额你叫什么”陵光从他身后探出个头来,有些许尴尬,他居然没有记住老板的名字。

“公孙钤”老板优雅的开口。

“哦”执明不再看他,拉着陵光就走,他只好连忙回头说着谢谢,公孙钤倒也不在意,只是脸上的笑愈发的深,倒叫陵光有些莫名其妙。

“你以后不要随便跟别人走”

回到家执明就开始叨叨,陵光翻了个白眼,“拜托那是我老板,我的饭碗知道不,你还那么没礼貌”

“我这是作为一个警察本能的对一切不确定因素的怀疑,老板怎么了,公司正经吗,人正经吗…”

陵光看着他将要长篇大论一番的姿态,连忙跑到厨房忙活起来,得得得,赶紧做点吃的堵住这个小警官的嘴。





一一tbc一一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