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梦浮生】(章三 · 说谎)(主执光)



我没有什么阴影魔障,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

又一天上班的时候,陵光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文件稿忍不住扶额了,他不由怀疑自己这是来干嘛的,同事们纷纷带着同情的眼光看着他,当然其中不乏幸灾乐祸。

“诶,新来的,慢慢干吧,我们这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有些前辈会给他安慰,但也只是拍拍他的肩膀就结伴下楼吃饭去了。

这都快一个星期了,他每天就负责码码字对一堆文件做些修正,成天盯着电脑眼睛都快瞎了。

但他只好认命的开始动手工作,心里却把公孙钤里里外外骂了一顿,他就知道这个老板没那么好对付。

等到忙完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了,他只好草草啃一个面包了事,借着间隙躲进茶水间揉一揉发酸的手臂和脖颈。谁知道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被人告知老板找他。

他猛地把杯中水喝完,将手中的纸杯揉成一团随手甩进垃圾桶,拍拍脸努力面带微笑走了出去。

“Boss,人到了”甜美的秘书推开门把他带进来,公孙钤微微点头示意他坐下。

他双手撑着下颚,学着秘书的嗓音开口“不知道Boss叫我进来有什么吩咐呀”

公孙钤一脸恶寒,嫌弃道“给我好好说话”

说着甩给他一份文件,陵光顺手接过打开,快速的浏览了一遍,不由对着公孙钤勾起嘴角。

“哟,Boss这是犯了什么事,还要去公安局盖章”

公孙钤看也没看他,手指啪嗒啪嗒打着字,“先前的图书编辑擅自撰改出版方差点导致违约,我们现在只是去结一下案子完成后续工作罢了”

陵光斜睨了他一眼欠揍的开口,“啧啧,你也有识人不清的时候”

公孙钤也不多说,对着他抿着唇微微的笑,伸手抚了抚眼镜,“话太多,不好”

陵光赶紧起身出去了,被那样的笑容盯着背脊都凉了,想想他自己开会吧啦吧啦一大堆,居然还嫌弃他话多,算了算了还是不要得罪自己的饭碗了。

关上门他心里却带了点疑惑,按之前公孙钤给他安排的工作来说,明显是把他当实习生,这一下给他安排这个工作虽然没什么大事,但这却无意透露了可以说是不矜内部的案子,这个公孙钤到底是要做什么呢……

他看了手中的档案袋一眼又摇了摇头,大概就是自己想多了。等他到警局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打通了执明的电话,想着让执明领着他也方便许多。

果然没过多久执明就出来了,一身警服穿着很是合身,齐排的扣子显得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修长的腿衬得古板的警服也多了些不一样的色彩,眉目清朗一身正气,这么一看这家伙还是很帅气的,当然,这个认知在他开口的一瞬间就破灭了。

“哟,怎么今儿个得空来了,犯事了啊”

一如既往贱兮兮的笑,陵光把文件拍在他脸上,没好气的开口,“公务在身,带路”

一路走来所见皆是警服青年,各自忙着手上的事,看见了执明也抬头打声招呼。

他有些惊讶的看着执明,“看不出啊,你和局里的人都那么熟”

执明听着那股子嘚瑟劲又上来了,“那是的,也不问问在局里我是谁,如此魅力四射如同英雄一样的人呐!”

说着就搭上陵光的肩膀,也不顾他的拒绝自顾自叨叨着,“我看看啊,这个应该是在……那边,来来来我带你过去”

“嘁,还真不要脸”陵光低着头喃喃道,脸上却跟着浮现一层红晕。

到了地执明把人领进去,和同事说明了大概状况就要回去忙自己的事了,走时还拍了拍陵光的肩膀,“走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啊,哥哥我送你出去,别又给迷路了”

“谁稀罕你送,要走赶紧走,碍事儿”陵光简直不想和这个人多说一句话。

负责人看着他俩笑笑,帮着他把章盖了,又忍不住八卦起来。“诶,你和花儿什么关系啊”

“花儿?”陵光忍不住笑出来,看来执明所谓的魅力四射就是这么个意思了,收拾着档案袋随口应着。“朋友啊,或许也可以说是室友吧”

“看不出啊,感情这么好”对方对着他暧昧的笑笑

他也懒得多说,正想走的时候眼光却瞥到角落里的一打报纸上。

不远处走进来一个人,也看到了那沓旧报纸,扭头对着他们这边喊了声,“小王,赶紧把那堆旧报纸赶紧收拾了,一直放那里碍事儿”

“诶好”小王同志看着陵光不好意思的笑笑,“那我就忙去了”

“好的,今天多谢了。”他叫住小王,对着他甜甜一笑,“对了,那些报纸都要丢掉么”

小王挠挠头对着他解释道,“是啊,这都是十年前的报纸了,现在没多大用要拿出去丢掉”

“唔这样,那可以给我一份么,闲来无事想随便看看”

他眯起如桃花般的双眼,依旧带着浅浅的笑容,双手却不由得攥紧。

小王有些看呆了,居然还脸红,说话也跟着结结巴巴。“那…那什么,可以的,你拿吧”

他道声多谢抽出一份报纸,握着报纸的手有些颤抖,他努力克制着让自己的步伐尽量看起来平稳,缓缓转身离去。

出门的时候他没有喊执明,低垂着眼眸,心情沉重。

到了门口他忽然被一股大力拖拽到了一边,手臂都有些痛,“小心车子啊,唉你怎么了”

执明一把扯过失神的他,他耳旁围绕的是车轮急刹时擦过地面的刺耳声。

“啊没什么,吓死我了,我就想点事,你怎么出来了”他重新带上笑容,吐了吐舌头。

“你啊”执明叹口气拍上他的头,“我要出任务了”

“突然有什么任务啊”他扫开执明的手

“你不用知道太多,哥哥我要当英雄去了,你呀就乖乖回家吧”

说完执明眨了下眼睛,正了正帽子就上车走了。

陵光看着警车远去,警笛声一声一声让他有些头痛,太阳穴突突的跳个不停,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总有些不安的感觉,他看了看手表时间还足够,打了辆车就跟上去了。

等他到的时候场面差不多被警察给控制住了,是一场车祸,只不过场面略有些惨重,才出动了市局的警察。

因为这起案子不同于一般交通事故,故障的车子被查出刹车失灵,导致车内人员一死一重伤,这明显是他杀。

警戒线外已经围了很多人,不时有人拍照发到网络上去,身边还有些胆子小的直接尖叫了出来。

彼时执明正蹲在一旁检查着车子其余的地方,陵光就在警戒线外不远处看着,很快死者就被抬出来了,身边有几个人忍不住跑远呕吐出来。

但陵光煞白了一张脸,仿佛腿脚不受控制,他的目光就这么被那裸露在外血迹斑驳的手臂吸引了,不知道怎么他的目光开始涣散,从刚刚开始耳边就不断响起的刹车声,碰撞声,哭喊声,一点一点冲击着他的太阳穴,他只觉得脑袋快炸了。

执明起身的时候看到了他,有些无奈的走近时却发现他的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他皱了皱眉开口,“你怎么了,这血腥味重,你不该来的”

然后钻过警戒线双手掰过陵光的肩膀,自己则上前一步挡住了他的视线。

“没什么,就是想来看看你当什么英雄”,陵光对着他很勉强的笑了笑,强忍住胃里往上翻的酸水。

“嘿你还真是”执明说着把人带远了些,“没有第三次世界大战,我这英雄还得隐藏一下身份”

听着这话陵光不由嗤笑出声,“你可得了,我先回去了”

“去吧去吧”他停了停,又接着说,“今天可能回去比较晚,你不用做饭了,早点睡吧”

陵光摆了摆手示意知道了,就抱着文件离开了。

执明想着他没有血色的样子,也不忍让他多做停留,想着今天晚上去找小李凑一顿晚饭好了。

陵光是直接回了公司,但心中一直翻滚着的情绪没有丝毫停歇,就连交文件的时候公孙钤也看出了他的神色不安,倒是没有多问,让他早早下班回家去休息。

天色很快就都暗了,陵光也没有开灯,相反他把窗帘拉的死死的,双手抱膝坐在客厅地毯上,偌大的房子里就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待着,记忆深处某些东西开始重叠,像是回到了很久以前,家里也是这般漆黑一片,小小的他只知道哭,从一开始的还有力气哭,到哭久了嗓子里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就这样就着地板睡过去了。

执明回到家的时候面对黑暗还有些不适应,摸索着把灯打开就看见陵光蜷缩着睡在地毯上,他皱了皱眉头,放下手中的包把人抱起来,却发现他浑身滚烫,脸颊也蔓延着异样的红晕。

直接吓得他什么都顾不上抱起人就去了医院。

高烧41度,晚一点人就烧傻了。



一一tbc一一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