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梦浮生】(章六 · 试探)(主执光)


谁的过去无暇完美

…………………………

执明回到家的时候脚步有些踉跄,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刚刚和领导敬酒的时候喝多了,不然他为什么觉得眼前正在喝水的陵光那么好看呢。

陵光是刚刚洗完澡出来,穿着纯白色的睡衣,额前的刘海还往下滴着水,眼框中也跟着氤氲着蒙蒙的水汽,他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往玻璃杯中倒着水。

他喝着水转身就看到门口愣住的执明,看了他一眼有些莫名其妙,“你回来啦,在那杵着不进来干嘛呢”

执明咽了咽口水,半晌才转动了下脖子,结巴着说,“没,没什么”

“今天我也是服了你了,本来还想感谢一下你,结果你订的什么补血汤,害我被老板娘笑了好久”陵光说着白了他一眼走到客厅,把电视打开随意的调着台,他坐下去的时候宽松的大短裤就往下滑了点,露出一截白皙的大腿。

这才是白斩鸡才对吧……执明甩了甩脑海里一堆的少儿不宜的想法,讪讪的笑着,他换了鞋走进客厅,把包随手放在茶几上也跟着到沙发上坐下。

他顺着陵光的话接下去,“是吗,那你喝完了么”

“还说呢,喝的我要吐了”陵光端着杯子凑近他嗅了嗅,然后立马直起身一脸嫌弃,“酒味好重,你喝了多少?”

执明盯着他笑了笑,手在自己腿上摩挲着,“也没多少,高兴嘛…”

谁知道陵光捂着鼻子有些不快,嘴巴又习惯性的瘪了起来,水润的在他面前晃,“啧,你赶紧去洗洗吧,别给沙发也染上味道了”

执明看着看着晃了神,然后忽的站起来,伸手夺过陵光手中的玻璃杯一饮而尽,陵光在一边看的有点懵,尴尬的开口,“看来真是喝多了,这是我喝过的水”

“我有点渴”他嗓音低沉,挠的人心里痒痒的,盯着陵光水润的嘴唇看了许久,复又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唇,脑子一热缓缓开口,“问你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和人接过吻”

陵光不露痕迹的退远了些,脸上仍是带着笑意,“怎么,欺负我没有女朋友啊,我告诉你,我可是和很多漂亮妹子亲过的”

执明看着他不动,脑海里突然又想起先前酒席间小王又来打听陵光的话,他莫名的生出些烦闷,走近陵光,“那和男生呢?”

陵光笑容淡下来,“你在说什么啊,你是醉了吧,你…唔…”

执明上前一步用手捧起陵光的脸,唇与唇贴在一起的时候他的脑海一片空白,本能的反复啃咬,一遍又一遍的用舌头舔舐着。

身体里那股躁动又来了,从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少年开始,每次只要靠他近一点就会莫名产生这样的反应,他试过很多方法,可是除了陵光之外,他对谁都不会这么冲动,可以说是来的很突然又莫名其妙了。

彼时陵光睁大了双眼,嘴唇上密密麻麻的触感传来,他只觉得全身的气血都在往上涌,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伸出手猛地推了执明一把,双眼红红的瞪着他,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

而作案人被他推倒在沙发上,居然脑袋一歪就睡了过去,一点意识都没了。

陵光此刻心下五味杂陈,恨不得冲上去把人揪起来打一顿,却又拿他没有办法,他是喝多了,脑子不清楚,他还能说什么,他的初吻呐,就这样没了,当事者很有可能还会忘的一干二净。

电视机里综艺节目观众的笑声突然传出来,在这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突兀。

想着很不甘心的陵光看着熟睡的人,怒极反笑,扑上去就在他脖颈处咬了一口,然后满意的看着自己留下的痕迹拍拍手回卧室去了。

次日执明醒过来只觉得头痛的很,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低头看着身上的被子,他连什么时候回到家睡下的都记不清了,脑子里只是酒杯碰撞在一起的哐啷声。

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他才掀开被子起身,步伐虚晃的走到客厅,陵光已经出门了,外头天气阴沉,跟着让人也抑郁。他随手拨了拨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看了眼时钟发现自己快迟到了,也就急急忙忙收拾一下上班去了,都没能好好收拾自个。

“花儿,今儿个怎么来这么晚,我可等了你好一会儿了”

小李迎着他就走过来,他只对着人笑了笑,说是喝多了睡得沉,然后两人一起转身往里走。

一路上小李叽叽喳喳的也不知道说个什么,执明总是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又记不起来,心中烦乱的很,只当是自己喝多了断片了,没去多想。

忽然小李停了下来指着他左看右看,然后一脸很懂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还坏笑着扬了扬下巴,“可以可以,花儿这是生活的很滋润啊,没少折腾吧?”

执明却是一脸莫名,被小李盯得浑身不自在起来,还没能开口呢就被队长召唤过去了,谁知道这一路上同事见了他一个个都带着点怪异的笑,还时不时在背后叽叽喳喳不知道说些什么。

而这一切谜团一直到中午休息的时候才被揭开,执明看着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恨不得把那臭小子揪起来狠狠打一顿,然而他心里完全没有意识到为什么他会被陵光咬,以及完全忘了计较他还是被一个男生“咬了”这么一回事。

但是另一边的陵光就不这样了。整个上午他都忍不住的偷笑,想到执明出糗的样子他就非常的平衡。

他可是唯一清醒的那一个人,唇齿纠缠的触感仿佛就在刚才,不停扰乱着他的心绪,他的手总是有意无意的轻触自己的唇,整个人恍恍惚惚的。

午休时间他随便吃了两口饭就上楼了,精神恹恹的,双手撑着下颚有些困倦。

“陵光?陵光?”

同事的手在他跟前晃了晃,他抬起头带着歉意的笑笑,“不好意思啊,我没听见”

“你今天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他摇摇头,保持着笑,“没有,可能是没睡好有点累吧”

同事听了也就没多问,只是随口回了句“那你要多注意休息啊”

他看着同事还没走,心想多半也是有事。于是很耐心的等着对方接着说。

“是这样的,Boss让我把修订好的新一期杂志送给客户看一看,可我现在家里本来有点事,你看你能不能帮我送一下”

同事面带难色,陵光很快对她笑着说没问题,顺手接过杂志样刊,复又接着问到,“送到哪里去啊。”

女孩子连忙摆手,“不远,就是那个天枢传媒公司,和咱们有合作的那个”

陵光眼睛闪了闪,不动声色的攥了下手,“哦好的,那你赶紧处理事情去吧”

同事连忙道谢一直应承着下回请他吃饭,他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客气,就收拾东西去了,心里却是多留了个心眼。

天枢传媒,这可是百年基业下的老牌公司了,在传媒界至今仍是龙头的位置,想要与之合作的企业数不胜数,公孙钤居然也能分得一席之地,看来他这个老板,不可小觑。

他到的时候天枢的董事会正好结束,他静静的站在大厅等候区等待着,一群人从电梯出来,有人面无表情,有人面带愤懑。

“哼,苏翰现在是摆明了要一人独大”

“呵呵,现在就他是和孟章那小子有血缘关系的人,他不想着独大,还能有谁”

“我们这些董事也不是白让人拿捏的”

“唉别说了别说了,真是糟心”

“………”

陵光默默的听着,心里对这些股东间利益的来往有些不屑,再风光的集团,内里也不过是尔虞我诈,商人重利轻别离,大概也就是这么个道理。

很快前台就有人过来领着他上楼,他微微点头道声谢就跟上去,站在电梯门口等候着。

只听“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里面有人陆续走出来,陵光只好跟着让到一旁,看了出来的人一眼,又重新把眼睛撇开。

有个人西装革履的,年过半百的面容却不显丝毫岁月的痕迹,和陵光擦肩而过的一瞬他仿佛听见一声嗤笑,却又像是听错了,正疑惑着回头望望,电梯门刚好合上。

高层之间的你来我往不谈,这家公司的效率还是很高的,陵光把样本交给负责人,一个小时左右他就核对好了信息,打了招呼正准备回去,彼时一个少年忽的就闯入他的视线。

十分休闲的棒球服,一顶鸭舌帽将他乖巧的刘海压没了形,少年手插着口袋对前台的小姐露出一个十分可爱的笑容,“姐姐,我来找我叔的,他在哪里呀”

是那天在医院见过的人。

前台的接待看见他也忍不住笑,声音非常温柔,和刚才接待他差不多,大概是他和那个少年都很可爱的样子吧……

“苏董在里面,你在这等会,我去说一声”

“嗯好的”少年乖巧的笑了笑,眼底闪过一丝狡黠。

陵光看着他勾起嘴角,那一点小心思他轻易的就看破了,这一种伎俩他早就用惯了。那边少年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扭过头来看着他笑了笑,甚至抬起一根手指压在嘴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他于是也对着那少年点点头,然后提起包就走了,少年不再看他,只动了动肩膀,继续百无聊赖的等着。

一天过的很慢,夏天总是炎热又漫长的,城区里不如郊外,绿化带都少的可怜,只有喧嚣的灰尘与来来往往行走匆匆的人们,愈发让整个城市都闷了起来。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的执明,回来以后发现家里不对劲,很不对劲。

陵光居然还没有回来,平常这时候他应该是准备好晚饭等着他了的,难不成是在公司加班?

他心里嘀咕着,拉开冰箱门直接灌进去大半瓶水,然后又默默的洗漱完在客厅看着电视。一直等到夜深人静时,等到眼皮耷拉着睁不开,客厅的钟表都快转到十一点了,陵光还没有回来。

这就有点不太对劲了,他站起身随手拿了桌上的钥匙就打算出门去找人,这时候忽然“咔嚓”一声,门开了。

陵光看着玄关处的执明,轻轻把换下的鞋子放在鞋架上,弯着腰尴尬的笑了笑,“你怎么还没睡?”

执明站在客厅的走道上,面无表情的开口,“你去哪了,现在才回来?”

“没什么,就有点事”陵光顿了顿,尔后低下头不再看他,只边说着绕过他,径直往自己的卧室走去,“不早了睡吧”

他看着陵光的背影出神,这气氛不对啊。自己难道做错了什么事让陵光生气了?可他没做什么呀。白天那种模糊不清的罪恶感又从心底涌了上来,他摸了摸后脑勺,还是赶紧去睡觉吧……

卧室里靠门站着的陵光听着隔壁房间关门的声音,轻轻的叹了口气,看执明的样子就知道他是不记得了,罢了罢了,自己也忘了就好,这样就不会给两个人带来不必要的苦恼。

拖着疲惫的步伐躺回床上,他陷入柔软的被褥里,将脸埋在枕头上,趴了不知道有多久,才重新坐起来。

他拿出包里拜托同事找到的天枢近期合作过的企业资料,一张张翻过去,果不其然,让他看到了意料之中的结果,有好几家都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么久了,难得他还记得清楚。



一一tbc一一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