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辣粉不加醋呀

郎心自有一双脚 隔江隔海会归来

【梦浮生】(章八 · 在一起)(执光)



咱们应当在一起,否则就太伤天害理啦。

…………………………………………………



*玛渧蒂德望着他,他经受住了她的目光,至少他希望他的面孔没有出卖他。他感到爱情已经渗透到他的心最隐秘的皱劈中去了。

*一一《红与黑》



夏天已经拖着尾巴前行了,这整日整日的热度却是丝毫不减。随着太阳越升越高,玻璃窗已经挡不住那扑面而来的光。

“刷”的一声响,伴随着轻薄的帘布被拉开,整片的阳光洒下来,不偏不倚,盖在被褥里蜷缩着的人身上。

陵光睡觉的时候有个习惯,他总会不自觉的把嘴巴嘟起来,像在等候一个吻,清晨金色的阳光洒在脸上,白皙的皮肤就愈发衬得嘴唇水润起来,偏偏人还特别乖的,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就像童话一样,浪漫极了。

然而执明自认为自己是没有什么浪漫方面的天赋的,此时他端正坐在床前,眼神直接掠过那诱人的唇,钉死在熟睡的人皱起的眉头上。

他肯定难受了一整夜,他眼睛都肿了。执明心下这么想着,手已经覆上陵光的眼睛。

他昨天吻过这里,“肌肤相亲”那一刻,他可能把灵魂都留下了。

这个认知在陵光睫毛颤动那一刻突然窜进他心里,手心痒痒的,带着悸动的心跳。他忽然就有些慌。

他在陵光睁开眼睛的前一刻移开了手。

刚睡醒的人还带着点慵懒,不适的眨了眨眼睛,随后抬起手臂挡住那一片阳光,好一会儿才注意到床前坐了个人,几乎是立刻就清醒了。

“你在这儿做什么?”,他的嗓音还没打开,带着点暗哑,眼睛却是在一瞬间闪过千百种情绪。

执明没看到他眼底闪烁的模样,被这么突然一问,居然也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尴尬的咳了声才磕磕巴巴的开口,“那什么,我来看看你醒了没有,我饿了”

这句话完全没有经过大脑的筛选,以至于才出口他就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所幸陵光并没有和他计较,只是翻了个身有点闷闷的回,“现在我醒了,你出去…”

他早就有些尴尬,话说到这里他也没有赖在房间里的必要,于是动作迅速的起身就关上门出去了。靠在门上的时候他歪了脑袋,不由有些懊恼,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不过看着昨天晚上陵光哭的狠了,让他都跟着难过,一大早睁开眼就忍不住来看看他,果不其然的,陵光的双眼还有些肿。

他在原地发了会呆,听见房间里传来动静才回过神,理了理衣襟转过身就直接走去厨房热牛奶,等到陵光洗漱完慢慢的走出来的时候,他也刚好端着杯子在客厅坐下。

刚刚好。

脸皮厚如执明,眼下就像没发生过刚才那件事一样,靠在沙发上扭过头扬起一抹笑,比阳光还要耀眼,拍拍身边的位置大爷一样的开口,“来,把牛奶喝了”

陵光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直接伸手接过就在沙发上坐下,泯了两口后又有些坐立不安起来,犹豫着看向执明开口,“那什么,昨晚不好意思了”

后者一脸无所谓的摆弄着桌上的包,收拾着要带的东西,头也不回的说,“这有什么,你没事就行。”

这一下陵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们两个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心思却各自飘到遥远的地方去,空气中仿佛始终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所以只回了一句“嗯”他就不再说话了,低下头小口小口的抿着牛奶,谁知道执明忽然把包上的拉链一拉,动作幅度大的扭过身子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一言不发。

他先是被这番动作吓了一跳,然后浑身就不自在起来,端着杯子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最后直接把杯子一放,有些气恼的瞪回去,“你老看着我做什么!”

执明又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在他即将发火之前的空档忽然俯身凑近,那一瞬间两个人的鼻尖几乎要凑在一起,而执明那一双犹如墨石的眼眸就这么盯着他,混杂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暗流涌动,仿若一场暴风雨来临前的预兆。

他在这样的目光里慌了神,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半天才想起来要问一问,“你做什么?大早上的发什么疯?”

谁知道执明却是避开了这个不轻不重的问题,慢悠悠开口,“陵光,你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啊”

这话一出口,他心里立刻就“咯噔”一下,猜测着难道执明就知道他的身份了?这个不太可能,天璇集团出事的时候他才十岁,随后又跟着魏管家回了乡下,执明不过是一个小警察,哪来那么多心思查到他的身世。

但很快他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股凉意瞬间就顺着背脊爬上来,一团疑问不轻不重的砸在他心间。

执明家里是个什么情况?他居然一直都不清不楚,就敢这么和眼前人“同居”??自己还真是心大……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执明已经起身远离了他,那种压迫感一消失,他就瞬间挺直了背,老实说,他实在是很讨厌这种被压迫的感觉。

那时候大概没有人意识到,其实每个人总是独立的个体,他们会带着秘密而来,然后裹挟着更多的秘密而去,在状似不经意的试探中,一点点错开交合的轨迹。



“你和小王,是什么情况?”

起了身抱着胸,确实是一脸的不开心。

“啊?”弄了半天就为了问这个?此刻陵光一半心虚一半想打人。

当然他没有在意为什么自己会心虚这一点,只是想着该来的总是会来,明显底气不足的回话,“啊就是那次去盖章认识了,偶尔问候两句”

“问候两句?”,执明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我怎么不知道小王魅力那么大,需要你问候,你都还没有这么关心过我呢!”

这话说的就很微妙了,执明自己都在意识到的时候愣了一瞬,不过他反应极快的接了句,“再说了,你要查什么我也可以帮你啊,还是说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种压迫感于是又一次笼在他周围,仅仅两句话,短短几分钟内就让他心悸了两回,看来执明这小片警做的还是很成功。

他转过身没有再搭理执明,直接把头扭回去,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没什么,我去弄早饭了”

然后快速的就把牛奶喝完,端着杯子起身去了厨房。

执明在他身后垂下头,细碎的刘海难得的铺陈开,挡住了眼前的一片光,他眼底闪了闪,很快又恢复正常,随即大爷一样的瘫在沙发上,看着厨房忙碌的身影发呆,叹一句生活如此惬意。

有房有车,还有小媳妇一般的室友,人生圆满了。

他的眼神就这么一直锁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上,看他眼睛红肿着,却又若春日桃花泛着光彩,看他小嘴微微张开认真的摆弄手上的食物,纤瘦的腰被白色T恤遮掩住,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就想去抱一抱他。

思绪溃破,陵光端着小碟子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执明?花儿?你看什么呢”

他不自在的抬手掩着嘴角咳嗽两声,不大敢看身前人的眼睛,只是结巴着,“没,没什么”

“你今天很奇怪啊”陵光说着忽然坏笑着凑近他,抓住机会就想整回去,于是突然就开口,“说,心里想什么呢!”

“想你啊”,执明没头没脑的就冒出这么一句。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不自在的错开眼神,陵光尴尬的笑出来打圆场,“你是不是喜欢我啊?还吃小王的醋是吧?”

执明不再说话。

他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匆忙回了房间后,给莫澜发了一条微信,他和莫澜说话向来不遮掩,因为两个人几乎就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但他显然低估了自己发小搞事情的能力,他就说了一句“我觉得我好像恋爱了”,莫澜的电话瞬间就打了过来,最先传过来的毫无意外是一串笑声。

“不是吧啊哈哈哈哈,你tm还能找到爱情”

“woc这么晚你都不睡,居然还特意打个电话来笑我”,执明显然有些恼羞。

莫澜好半天才止住了笑,吧啦吧啦就说开了,有理有据的给他分析,“不是啊,你看,这深更半夜的,你可能是寂寞了吧”

谁知道他瞬间就跳脚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反驳,只是第一反应就是,“去去去,我认真的…”

“那是谁家的小姑娘啊?”

他有点犹豫,挣扎了好半天,“不是姑娘……”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一会,然后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声音刺耳的很,振的他耳朵都疼“看不出啊,你居然栽一男的手上了”

而八九个小时过后,莫澜的嘲笑声似乎还在耳边放肆着,他却被陵光这一听就是玩笑的语气弄的僵住了整个身子。不自觉的弯下腰,整个人都往沙发里缩,眼睛却固执的盯着陵光一动不动,任由眼角被逼红。

这是他本能的,被挑破心思那一刻的逃避,无论遇到什么事他第一反应就是要躲起来,可人又偏偏故意要正视对方,假装自己气场不输的模样,实际上已经缴械投降,不战而弃城自逃。

陵光看他这副模样也觉得没意思,就不再逗他玩,放了碟子就要转身回厨房,谁知道这么一会儿冷不丁被人拦腰搂住,重心一歪就朝后倒去。

这一切看上去水到渠成,动作娴熟,但其实他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眼睁睁看着自己伸出手去把人拦下来,只是因为突然害怕陵光这一转身,就好像,好像不拉住他,就必须要放了一样。

于是心一横伸出手搂住那纤瘦的腰,把人带的离自己近了些,呼吸洒在陵光脖颈处,低低的说,“怎么办,我就是喜欢你”

那一瞬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他们贴的那样近,近的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一个人的体温隔着T恤传给另一个人,狂奔而过是滚烫的血液肆虐身心,烧的人几乎是口干舌燥。

陵光彻底愣了一瞬,然后很快推开执明,到底有些许不自然,所以不敢回头,甚至多余的动作都没有,只是自我暗示一样斥责他,“你说什么呐,别开玩笑了!”

执明听着这话急的连忙起身拉住陵光的手抱紧他,但上天注定要让这年轻人多吃些苦头,还没给他再开口的机会,“啪嗒”一声,大门忽的被人打开。

两个人同时望过去,一个衣着简单,看上去非常年轻的女人站在玄关处,正上下打量他们两个。

“你们,这是?”

执明还没来得及开口,陵光就挣脱开了他的手,忙摆手解释,“我们没什么的…”

女人不说话,甚至看都没有看陵光,只是有些神色古怪的盯着执明,语气也非常严厉,一开口就带着些让人避无可避的压迫。

看来某些气场,是家族遗传……

“儿子,看见我怎么就不会说话了!”

陵光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喊声阿姨好,执明的母亲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不再理会他,自顾自在沙发上坐下来,他有些尴尬的立在原地,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放,只想着该怎么解释刚才那个场景。

不过执明倒是一脸错愕,但他反应快,瞧着眼色忙凑上去一口一个美女的喊着,执母却没有如往常一样开怀大笑。

她先是环顾了四周,看着整个房子里并不太多却十分不容人忽视的,完完全全的属于另一个人的生活痕迹,然后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她开口就直接问执明,“怎么,你们是在一起了?”

执明表情僵了僵,陵光也被这直线球吓得连忙摆手,“不是的不是的阿姨,我们只是好朋友,只是…室友而已”

陵光的声音越发弱下去,执明有些落寞的扭头看向他,他神色间也都是慌乱。

“你是谁没有关系,现在我在和我儿子说话,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回避一下”,执母没有听他说完,很直接的就打断了他,甚至面带微笑。

陵光心下一惊道过歉就想走开,这时候一直没出声的执明连忙直起身拉住他,神色纠结,最后也只是轻轻说了声,“对不起”

执母看着有些不悦,陵光甩开他的手笑了笑,说没关系就进了自己房间。

对不起简直就是这世上最没有分量的一句话了。他刚刚还在因为执明那一句话而疯狂跳动的心脏,在这三个字下重新捡回了理智。

他把门掩上,门外的声音还是一丝不露的传进他耳朵里头。这房子真不好,他想,隔音效果太差了。

执明的语气明显开始不满,急红了眼不知所措,“妈,你在干什么,你这样陵光很尴尬的…”

“尴尬?你知道你自己现在在干什么吗?我和你爸从来不干涉你的生活,你就是这么糟蹋自己的吗!你让你爸的脸放哪里?”

“别和我提他!”,执父仿佛是这母子俩之间的禁忌,执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整个人都暴戾起来,“他的面子和我有什么关系?在你们眼里我不就是不能丢脸的存在吗!我房子的钥匙你怎么来的?这还叫不干涉我的生活吗!”

“执明!你怎么和我说话的,你都多久没回家来看看了,现在见面你就要为了一个外人和我吵架是吗”,执母显然被他这番态度激怒,方才隐忍的怒火就这样被点燃。

提到陵光,他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无措的手脚都没地方放,本能的要维护他,有些颤抖的开口,“你别总是这样随便乱说,不是这样的…”

“不是什么?那个男孩子到底是怎么来的,啊!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不是的”他仿佛只会说这么一句话了

“要不是我来,你有室友了我都不知道,你是和谁一起住过的人吗!你看看周围凌乱的样子,你是受得了的吗!”

听到这里执明缓缓地抬头,好像被什么击中,毫无疑问执母这一番话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终于向自己的心低了头。

只是越发的难受,眼里蓄满了一汪水,却始终流不出来,他哽咽着开口,“我是喜欢他,可他,他不喜欢我啊,我知道我们两个人不是能在一起的啊,只是我… ”

执母气极了,忽然一巴掌扇到执明脸上,他就那样偏着头,眼泪顺着下颚落到地上。

整个房间瞬间安静极了,破碎的阳光还在顽强的透过窗帘一点点渗透进来,却反而在整个客厅里衬出大片大片的阴影,看上去更加阴沉。斑驳的光影打在执明脸上,清晰的巴掌印就像是烙在他脸上的耻辱章一样,可怜而又讽刺。

房间内的陵光也跟着红了眼眶,他呆了好一会儿,才颤着手慢慢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执母什么时候走的他不知道,后来他们说了什么他也听不清,他只是在房内坐了一整天,他也知道执明就在他门外一直站着,但对方不说话也不敲门。

他想了许多,到最后也不知道得出了什么样的结论,只是心里一个劲的对自己说,离开吧,离开就好了,都没有麻烦。

他仿佛生来就总给人制造麻烦。

天色暗下去的时候,他终于动了动,起身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其实也没有多少,仍然是那一个小小的破旧的箱子,执明早就把轮子修好了,本来是要换新的,他不肯换,他向来念旧。

拉开房门的时候,执明还在那站着,眼睛亮了一瞬,又顺着他看向行李箱,几乎是立刻就变了脸色,慌乱伸出手拦住他前行的脚步,“你要做什么?”

他轻轻叹了口气,侧过身子就想走出去,“执明,我要搬出去了”

“我不准”说着他就想伸手夺过他手上的箱子,被他拦下了。

“别闹了,执明,别闹了”

他话说的平静,执明咬住自己的嘴唇,僵持了好一会,最后还是终于颓然的放下手,微微侧开身子,让他出去了。

他果然还是不喜欢自己的吧,执明就这么想着放了手。

“砰”的一声门就关上了,他动作很利落,根本就没有回头,这个屋子蓦地就安静下来,比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习惯真是一个,非常说不好的东西。面对着突然空下来的房子,本来他一个人住这么多年也习惯了,可现在却突然觉得非常空。

这种空几乎是从心底里钻出来的,他坐在陵光卧室的床头,无神的四处张望着,忽然整个人一顿,瞥见了枕头下露出的一截文件袋,于是想也没想就拿起来追了出去。

陵光其实没走远,他那个小破箱子很快就又罢工,于是干脆就在小区的石凳上坐了,掏出手机又打了电话。

“喂,你到哪了?”

“我还在路上啊,怎么突然就要搬去我那里?”,电话接通,明显就是公孙钤那副绅士的嗓音。

他抬头看着天边那一轮明月,有些惆怅的开口,“怎么说呢,我好像会打扰到执明的生活…”

“为什么这么说?”

“他说他喜欢我…”

公孙钤心下了然,此刻听着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他几乎是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也就陵光反应迟钝,身在局中了。但他也是很不理解的,按理说这两人在一起只是时间长短问题了,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

“然后呢?”

“然后…”陵光苦笑了一声,“难说啊,我害怕了,现在我们做朋友也很困难啊,因为…从一开始…我就也喜欢他”

从第一次见面那个小警察因为两句调戏就红到耳朵尖开始,从他毫不犹豫因为吃的就出卖原则选择和自己同居开始,从因为公孙钤送他回家就吃醋开始,从车祸现场不经意给他挡住血腥场面开始,还有那次他发高烧,身边也都是执明在照顾……

原来不知不觉,他们已经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伴随着清爽的风耀眼的光,在半夜的冰镇西瓜和综艺节目毫无笑点的哈哈声中,横跨了一整个夏天。

知了已经不会整夜没完没了叫个不停了,所以一点点声音在夜晚都显得格外突兀。

“陵光…”执明就站在他不远处,语气显示出他的欣喜若狂,甚至抓着文件袋的手都不自觉颤抖,他身形一顿,都不敢回头。

然后执明走到他眼前,缓缓蹲下来,眼眶还红着,却是抬起头对他扯出一抹笑。

那边的公孙钤早就挂断了电话,他已经知道,他不需要担心陵光了,不由笑了笑,这两个人终于袒露了自己的真心。

“陵光,不要走了…”

陵光低头看着他,忍不住伸手抚上他的脸,“可是你知道的,你妈妈她…”

“我妈那里我会说的,你只要相信我就好”执明连忙抓住他的手,这下他不会放了。

“嗯…”他哽咽着点点头。

从一开始,他就选择相信并跟着他了啊。

两个人在路边都泣不成声,又哭又笑的,还好没人看见,像是在浩瀚无垠的空旷之地,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样。

“我饿了…”执明憋着嘴委屈的开口,他是真的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他听着噗嗤一声就笑出来,然后站起身示意执明把箱子扛上,“回家吧,我们回家”

“嗯,我们回家”

繁星闪烁,一天的大起大落,终于得了个圆满收场。






^。。。。。。。。。。^

大概是少见的糖了……

评论(5)

热度(22)